**不性轉換**
  **不適者請忽略**
  **強列灣中請注意**
  **無政治意味**
  **套用部分歷史** 

 

 

 

 

 

  雪霽天睛朗 臘梅處處香
  騎驢灞橋過 鈴兒響叮噹
  響叮噹 響叮噹 響叮噹
  好花採得瓶供養 伴我書聲琴韻
  共度好時光…

 

  那天清早下雪了。

  說冷卻不是非常冷的天氣,讓少見雪的女孩顧不得沒著外衣,就奔上庭院的小閣。

  

  一片雪白。

  掩去生機的雪白。

 

  女孩凝望著天空,露出白皙的小手承接、放下、再承接。

  樂此不疲。

  但孤寂感亦油然而生。

  蒼白的雪掩去了和家人玩耍的空間。原有的花、草、樹、木皆空甚至連人影皆無。

  

  「...好空。」

 

  呵出的氣化成小霧,緩緩飄逸。

  然後,女孩看見了那抹鮮紅。

  在慘白中翩翩起舞的花朵,鮮紅的跳躍。

  伴著清冷的風,帶了一段優雅的歌聲。

  

  歌聲如他。

  亦如她。

  

  女孩愣也沒愣。回頭,向下奔走。

 

 

  一大早起來卻發現下雪了。滿院子的銀白。

  原本想讓弟妹們玩玩雪的,但卻深怕體弱的小妹感冒而作罷。然後決定用這難得的早晨來掃去滿院的雪白。

  「唉呀呀」王耀望著滿庭的雪嘆著。「這白美是美,卻斥著死寂哪

  

  死寂無聲。

  

  王耀淡笑,拎起掃把灑掃。

  「唯一可說是收穫的,是庭中的梅唄?」細喃。不經意的,他想起那首歌。

  以往下雪時總唱著的歌。

  哼哼唱唱,他忍不住的邊唱邊舞,在銀白大地中玩了起來───

  

  「哥哥!」

 

  ───直到被那聲叫喚打斷為止。

 

 

  「小灣?」王耀微愣,回首。卻見妹妹只著薄薄的睡衣站在自個兒身後的長廊裡,不停的喘氣。

  「小灣!」

 

  臉色大變。

  

    扔下掃把衝了上前,將自己身上那件對妹妹而言略嫌大件的長掛套在她身上。

  「怎麼不穿好衣服再出來?天氣還沒回暖哪…妳看妳的手…」

  略帶小小的責備,仔仔細細的用衣服將她全身上下包緊後,他才再次露出那一貫的淡笑。輕輕將她抱起,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小小的手卻阻止他這個動作,指向長廊外的遍地雪白。

  「哥哥,你剛剛在唱什麼?」

  「剛剛麼?」微愣。「踏雪尋梅呦!」

  「?」

  「那是以前下雪時,我總唱的歌…騎著驢兒、鈴聲叮噹;去萬里行,尋梅一只…很清亮的歌,總能把下雪時的惆悵蓋掉呢!」應妹妹的期盼,他舉步走回雪中,讓她更靠近雪。

  遠望著那株代表自己的梅,灣娘依向王耀,用力抱住。

  「冷麼?」

  

  搖頭。

  

  「哥哥我想聽。你唱好不好?」

  

  微愣。但卻因她眼底的那閃亮,沒問出口。

  他抱著唯一的妹妹於滿地雪的庭中朗朗而唱,踏過雪,緩步而行。

  依著他的女孩眷戀的笑著。聽著這首既輕又巧的小曲,漸發迷糊了起來。

  

  …雪霽天睛朗 臘梅處處香 騎驢灞橋過 鈴兒響叮噹……

 

  她突然想起,今日,甚至更早之前的雪日,自己似乎都是在這清清亮亮的歌聲中迎接早晨的…

  有他味道的歌…

  所以每次看到雪,她總是………

 

  「啊!睡著了…」

  

  無奈的淡笑。

  王耀抬首,又見一地的雪與艷開的梅,相映而媚…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