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性轉換**
**不適者請忽略**
**強列灣中請注意**
**無政治意味**
 

 

 

 

睜開眼,她才意識到是個夢。

 

愣愣的起身,她撫著床舖的縐痕,更清楚的明白這不是堅硬的大炕,而是溫暖的床墊。

更加確定這才是現實

 

微微的笑掛上眼眸,帶著些許苦澀。

就連夢,都是空白。

他不曾出現過。

 

摺被、梳洗。

雪白的小手將大紅花飾掛上髮髻。

窗外艷陽高照。

照進的光,讓她些許覺得刺眼。

刺眼極了。

 

不是沒有想過,那座大大的宅院。

午后,長階上,小亭中,他溫柔的微笑。

端坐著閑散,手書一卷,茶一壺。

清清柔柔的存在。

 

不是沒有盼望過。

當自己回眸時,那雙溫柔的黑眸隨時溫柔的捕捉,輕輕的替她撫去因玩鬧而造成的一身塵埃。

像是跟隨、像是陪伴。

他就在自己所及之處。

沒有走遠。

 

不是沒有渴望過。

當太陽曬得如今日大時,那溫柔的人會牽著他們,在大樹下陰暗處乘涼。

用自己大紅的身影,擋去所有刺目的光線。

她只要盼望著,呼喚著,他就會出現。

 

她不是,

沒有做過夢。

 

打了把小傘,她徐徐登上高台。

 

她不是沒有勇氣做夢。

只是,當她醒來以後,才會發現一切都是空白。

不管他在不在、他好不好,他都不曾來過她的夢裡一盼。

從來沒有。

 

而她卻只能守著她小小的亭宅,等待他可能不會有的一盼…

 

 

**

 

 

望著對街的大宅。

灣娘砌了壺茶。

張目。

日依舊刺。

 

 

 

 

 

-------FIN IF

 

 

獻給苗苗。

和殷殷期盼的某些人。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