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帶你啟程、遠行。去尋找屬於你的幸福。」

 

*

 

女孩正在清理皮夾。

老舊的皮夾早已不符使用,斑駁的不只是紅色皮夾的外皮,更是內部的損毀不堪。

抽出內頁夾層一層層的卡片,一張又一張,寫滿屬於女孩和皮夾的回憶。

她一邊笑著一邊取出一張張的卡片、紀念卡,直到取出那個車票夾。

小小的車票夾。

透明的那頁放著的是一張卡通的虛擬學生證。

盯著那學生證,女孩深深的凝望。

 

只有女孩自己知道,卡片的背後到底是什麼。

那是一張年月已久的照片。從得到手到現今,說超過七年不為過。

雖然過了如此時間,但仍是一如當年得到時,沒有任何受潮、泛黃。

被封在小小透明袋裡面,摺疊再摺疊,小心翼翼的放在不為人知道地方。

 

女孩還是只盯著那學生證,沒有取出照片。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當年照片中微笑的青年,曾經在那片大湖邊,傾聽她說的每件事情。

他們總是晃到最後,他背著她,在悠悠大池上,輕晃倚盪。

 

他想告訴她很多事情,但多半只是聽。

她一直告訴他很多事情,但最重要的那件事情總是沒能說出口。

然後,分開了。

 

她其實很慶幸有許多人從中阻撓,那時候。

摩娑著車票夾,她仍然依稀記得當時的每件事情。

直到多年之後,她才猛然覺得,還好,當初那個人沒有跟自己在一起。

 

看看自己現在的所有情況,女孩扯的嘴角苦笑而出。

對方對自己太好,而自己卻一點都無法回報給他。

就連當初他所希冀的那一點小小希望她都無法給他,更遑論現在?

即便他跟她又重新在聯絡而上,又再一次有交集,他想要的,她從來都給不起。

 

她沒有資格。

他適合更好的。

 

像她這樣的人,是無法給他任何「幸福」的。

他想要的不過是「幸福」兩字,但她卻給不起。

太奢侈。

她連給自己幸福的能力都沒有,更遑論其他?

 

抖著手,她輕輕的、緩緩的抽出那張照片。

果然如記憶中,無暇的照片。

照片中的那個人仍然靦腆的微笑著。

一如現在。

 

據說他去當兵了。

據說新訓退伍了。

據說還在熬。

據說放假了。

據說受傷了。

 

太多據說。

 

不過都是由他那邊得知的據說。

 

女孩笑著,還是苦著的笑。

太傻了。這人。

 

他在等待的她不是不曉得,只是她不願意築這個夢,給他。

太美好的幻影,戳破的瞬間只會讓人更受傷。

 

傻瓜。

 

她抖著手撫過他的輪廓。

他的眼、他的鼻、他的胸口她的一切。

他好像還在眼前,還在她的胸前。

她還是枕著他的肩膀,靠在他的肩膀上。

他們還在說著歷史,講著遙遠前的故事…

 

據說,今天,有人跟他告白了。

簡單的一句我喜歡你。

原來這麼簡單。

 

終於,他等到他的幸福了。

她可以理解前陣子他終於都不回她訊息的原因了。

 

微笑。

再微笑。

她把照片塞回車票夾,輕輕放回舊皮夾內。

但卻不再整理新錢包了。

 

她知道他這次,會幸福的。

所以,她懸著的心可以放下了。

 

 

你值得更好的。

但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

 

 

 

 

捧著茶。

她在陽台上仰望著窗外一滴又一滴的雨水。

下不停的雨水。

抖著的手還是抖著。

可是有些疲累。

揉著眼睛,酸疼的疼痛沿著眼窩蜿蜒而下。

她依稀聽見當年有人告訴過她那句話。

 

 

 

「我想帶你啟程、遠行。去尋找屬於你的幸福。」

 

 

嘴角帶笑。

 

 

 

---FIN IF。

 

 

*獻給某個人。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