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髮的女孩站在離男孩五公尺遠的牆邊,冷靜的觀察著男孩身邊的人事物。

二月十四。這是讓女孩略略困擾的日子。

窗外的陽光愉快的灑進教室內,沉浸在其中的女孩卻不這麼認為。

對於應該要保護的雇主身邊擠滿了人群這件事情,讓她不應該有起伏的心情,有了一點點不愉快的浮動。

雖然可以確定每個靠近主人的女孩子都是不帶殺氣的,但要從中防止什麼意外,也是有一定的困難度。

皞空無視在自己附近想要靠近卻害怕的男孩們,仔細盯緊主人。

絕對,不能有意外才行。

 

 

「妳幹嘛?」一回到座位,殷哲楓發現那著本來應該沒有表情的人,眉頭微微皺起的望著自己。

不對,他幹嘛要關心她?跟他又沒有關係。

「…陌生人送的東西,最好不要吃。」從主人臉上緩緩移開,皞空盯著他手上大包小包的東西。

「沒說要吃。」殷哲楓冷冷的回著。「這不過是大家的心意,丟掉總是不好的。」

通常他都會帶去給霏雫。

霏雫最喜歡甜食了。雖然一次不能吃多,但收著可以吃很久。

霏雫總說那是別人的心意,一點都不能丟的。

「…也別帶給小姐吃。」黑白分明的眼又望回殷哲楓身上。「難保有問題。」

「會有問題就不會拿出來送人了好嗎!」殷哲楓沒好氣的回答,一邊把抽屜的巧克力掃進提袋中。「妳到底知不知道今天是什麼節日啊!?」

「什麼日子都一樣,陌生人送的東西都是有問題的。」認真的回答,皞空一邊無視主人的目光,掏出一盒包裝。「像這個,以前曾見過的例子就是將盒子的邊角塗上毒藥,觸碰的瞬間會感染…」

「感染什麼?愛滋病毒嗎?」冷笑一聲,殷哲楓抽回她手上的巧克力,「這裡是哪裡?你搞清楚了沒有?不是沙漠不是非洲不是妳待過的那些死人戰爭地,好嗎?」

「防範大於一切。」微笑的臉龐沒有任何改變,彷彿殷哲楓說的話沒有任何意義。

「喔?」殷哲楓冷冷望了她一眼。「那妳桌子上那堆妳打算怎麼解決?嗯?照妳說的,妳打算怎麼做?」

雙手交叉於胸前,殷哲楓挑眉看著皞空。

即使跟她說這些似乎沒用,但當他看見她桌上也有著不亞於他的小山堆時,他心裡就沒由來的一肚子火。

「很簡單。」皞空點點頭,將桌子直接抬起搬到垃圾桶旁,將桌面傾斜,讓桌上的東西全滑進垃圾桶裡。

殷哲楓當場傻眼。

「這是最快的方法。」無視身邊臉色發白、甚至已經有哭著跑掉的男孩們,皞空將桌子搬回原位。「主人確定要全部帶回家?」

「在學校、不准、喊我那個字…」瞇起眼,殷哲楓瞪了皞空一眼。「我帶不帶是我的問題,妳管不著。」

「可是攸關安全…」

「閉嘴!」

 

 

所以今天到底是什麼節日?

站在病房門口,皞空一邊專注觀察四周情況,一邊轉著根本沒有基本常識的腦袋困惑著。

來來往往的人群探病的探病,看醫生的看醫生,跟往常是沒有差別的。

但偶爾,她還是會看到有女孩或男孩臉紅的將包裝精美的小包裝交給異性的場景。

所以,到底是?

沒關的房門內傳來霏雫輕輕的笑聲,大概是在講學校發生的事情吧?

想到學校,她又想起那堆包裝精美的東西。

說是巧克力,也有可能是炸彈不是?

雖然她沒有聽見炸彈應有的聲響,也沒有嗅到火藥味,但也是有可以避免這些的處理方式…

真希望主人有危機意識一點。

手輕輕滑到口袋邊,她將手習慣性的放到可以隨時抽槍的地方,握了又放,放了又握。

很多時候,一個小小的疏失,就會造成最大的損失。

在心底悄悄嘆氣,黑白分明的眸轉了轉,貌似在觀察,但心已經跑了。

該不該連絡一下組織裡的人,問一下這是什麼日子?

要主人防範未然,她自己也應該先做一點準備功課才對…

「喂。」

突如其來的聲音出現在皞空身後,鮮少分心的皞空驚嚇之餘,身體立刻做出該有的反應,抽槍、回頭、上膛、瞄準--

「殷皞空!」殷哲楓皺起眉,大聲喊著。

搞什麼?他才沒注意,她又出狀況了?

現在是怎樣?拔槍?

在聽見殷哲楓的聲音後,皞空馬上冷靜。

還好、還沒扣板機…

皞空環視一圈,發現只是自己走神被嚇到而已,才緩緩收回槍隻。

「妳搞什麼?」皺眉,殷哲楓口氣不悅。

「突然,被嚇到。」老實的回答。黑白分明的眼睛誠實的望著自家主人。「不小心反射動作。」

「哼。」冷眼望著眼前的人,殷哲楓壓根不相信她說的話。「我去幫霏買東西,妳進去看著她。」

「我和您去。」

「進、去、看、著、她!」咬著牙,殷哲楓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這是命令。如果回來她少一根頭髮,妳就小心了。」

說完,也不管她到底有沒有聽懂、威脅有沒有效,殷哲楓轉頭就走。

轉了轉眼睛,皞空掏出懷中的定位追蹤器,默默的啟動後,才走進病房。

所以她就說主人應該要多一點危機意識才對…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