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的站在病床邊,皞空面向著病房外一邊緊戒著另一頭的窗戶。

有很多時候,很多意外總會出現在你最大意的地方。

床上的霏雫看著明顯警戒的皞空,輕輕的笑了。

果然是很認真、很單純的人。

應該連生活上應該有的、普通的常識都沒有吧?

憐惜的笑了,霏雫露出明顯不屬於這個年齡的表情。

和哥個那個死腦筋相處應該很辛苦罷。

還好先把哥哥支走了…

「皞空。」邊想著,霏雫朝她招招手。

「是。」趨步向前,皞空望著霏雫。

對皞空而言,主人的命令是絕對的。命令要保護的人,於合約來說,也是她要保護、要聽從的。

「您有何吩咐?」

「呵呵。」清楚皞空的想法,霏雫拍拍身邊的空間,要皞空先坐下。「別擔心,那邊的窗戶是防彈玻璃,一時之間是不會有問題的。」

「防患未然。」皞空堅持不坐下,但還是蹲在床邊。

「在我們聊天的當下,沒有問題的。」霏雫露出可愛的笑臉。「今天辛苦妳了,來找哥哥的人很多吧?」

「比平常多。」稍稍偏頭,「但是,沒有問題。」

「呵呵呵。」霏雫笑著點點頭。「皞空很好奇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送東西給哥哥嗎?」

「危害主人跟小姐。」皞空黑白分明的眸認真的望著霏雫。

「呵呵呵…」優雅的笑了,「妳的想法還是這麼單純呢。」

「這是事實。」皞空認真的擰眉。「在戰場上,一個小小的盒子就有可能是炸彈。即使沒有危害,也有可能是毒…」

「我知道。」安撫著皞空,霏雫的笑裡沒有敷衍。「但這裡是台灣,也不會有人這麼明目張膽的送那種東西喔!」

「預防。」皞空冷靜的回答。「即使最安全的地方,還是有許多我們看不見的危險。」

「哪。」霏雫拍拍皞空的手臂。「我知道妳是為我們好。不過別擔心,這些東西都是巧克力。剛才我跟哥哥已經都拆開來確認過囉!」

「嗯。」皞空掏出試毒器。「那您在食用前最好用這個…」

「哈哈哈…」霏雫爆笑出聲。「別、別擔心,不會有毒的呵呵呵…」

「那是陌生人送的。」皞空還是很堅持自己的原則。

「妳知道為什麼要送嗎?」霏雫眨眨眼睛,甜甜的望著皞空。

「不知道。」皞空老實的承認。

「那,妳知道今天幾號嗎?」霏雫繞個圈子詢問。

她希望交給這個人,這個看起來比娃娃更像娃娃的人,一點點常識。

並非出於看不起,而是她打從心底希望,這個女孩,可以變得更像個「人」。

如果只有表面的空殼,這麼活著,不是很悲傷嗎?

「二月十四。」目不轉睛的盯著霏雫,她還是乖乖回答。

「二月十四是什麼節日呢?」霏雫引導著皞空。「知道嗎?」

「婠里西拉斯內戰的結束日。」皞空眨眨眼。「也是跡拉貝里西的開國日,在1983的開國國慶日當天,該國副總理…」

「停、停、停…」霏雫趕緊打斷她。

這可不是她所願意聽到的答案,雖然這都是真的…

「二月十四,對大部分的國家來說,是情人節喔!」伸出一根手指頭,霏雫對門口剛回來的哥哥比上「噓」的手勢。

「『ㄑㄧㄣˊ』『ㄖㄣˊ』節?」皞空重複,只看得到微笑的臉龐不知為何可以看見困惑。

「知道是什麼節日嗎?」霏雫緩緩引導。

病房門口的殷哲楓則皺著眉,看自家妹妹要玩什麼花樣。

「ㄑㄧㄣˊ」「ㄖㄣˊ」節?

皞空細細皺起眉回想。

一邊回想,她一邊關閉追蹤器。

工作歸功做,聊天歸聊天,該做的事情她還是知道的。

像是主人回來,身邊也沒有任何想危害的人等等。

但話說回來,這個詞她似乎聽過…

偏頭,她想起在組織的時候,雲曾經跟他們說過…

唉呀,是了。「擒人節」啊。

據說這個日子大家都要送東西給想獵捕的對象,然後一個月後的「白色擒人節」時,獵捕對方。

所以這是危險的意思吧?

為什麼大家會覺得這東西不危險?

「知道。」雖然有疑問,但是皞空還是乖乖點頭。

「所以說不用擔心哥哥了。這些東西只是人家的心意喔!」霏雫高興的拍拍她的頭。

「那麼,主人。」皞空起身回頭。「下個月的今天,您就不要出門了。」

「為什麼?」殷皞空沒擰得更深,朝她們走過來。

一面讚揚皞空沒有因為說話而忘記工作,一面對於她的話不解。

「依挑戰信的數量來說,那天應該會有非常多人想來抓您,所以您就別出門了。我會在家附近裝上防禦的!」皞空微笑的說著,眼底一片認真。

「所以你還是沒有搞清楚情人節到底是什麼啊!!!」殷哲楓抓狂,床上的霏雫卻笑到連動都不能動。

 

等皞空真的了解二月十四是什麼,情人節又是什麼,也發現自己是被以前同伴戲弄時,已經過很久很久了…

 

 

FIN.

---

 

這篇故事是以前寫過的長篇故事。

臨時起意,想像著這兩個人如果過起情人節是什麼光景,所以動了筆。

其實原本設計應該還有後續的,到網路上的一段。不過因為篇幅太長所以捨去不寫了。

附帶一提,標題未來也不會是清香,因為我還沒有想到這篇故事的名字到底要是什麼。(笑)

總之,已經過完的情人節快樂。

本篇呢?

嗯。等有空再說吧(笑)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