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家長日(上)

 

 

他用他的桀傲不遜換取一個夏天

然後用一整個夏天的時間換取一張入學證明

證明他可以

也換得了他未知四年中的一切

包括他

 

 

 

-新生家長日-

 

「混小子,還睡!今天不是要去學校!?」木製的堅硬房門被一腳踢開,容光煥發卻怒髮衝冠的男人衝進房間,手中跩著一張完好無缺的紅單。

抬眼,床上的夏先生瞥了眼來人。

是老爸。

「…又還沒開學-」翻身,夏先生抓住棉被往臉上一蓋,「星期天在睡一下啦…又沒有工作…」

嘟嘟囔囔。正好眠的夏先生又爬回周公身邊準備下一局的開棋。

「混蛋!」夏爸爸一個迴身,用力把夏先生踹回現實。「今天是新生家長日,你混小子還不趕快去給我準備準備,去看看學校交待啥要幹麻?今天是我特意放你假,你還真當沒這回事巴拉巴拉…」

「那又不重要…」嘟囔著,夏先生慢吞吞的從被窩裡爬起。

「什麼不重要!?」大腳再踹。「你老子我可是忙工作忙得要死沒空陪你去,你還當真的沒事!死孩子…你再翹課試試看,再被退學你就給我皮繃緊一點-」

「不會啦才開學…」

「還回嘴!快準備準備給我滾去學校!!!」

「是、是、是…」無奈的嘆息。夏先生曉得自己今天與周公無緣了,也只好慢吞吞的起身,龜速的準備前往學校。

 

下樓。

夏爺爺坐在門口笑呵呵的向隔壁鄰居講著自家孫子再次順利考上大學,還是公立大學。雖然口中說著是給蒙混上的,但爺爺笑中卻有著抹不去的驕傲和自負。

下樓的夏先生靜靜的望著這副景象,直到夏爸爸的咆嘯聲再次響起,才拖著步伐慢悠悠的跺向浴室,混著小小的碎念。

 

嘴角不自覺上揚。

 

或許,花上半年的時間來讀書,再考那麼一次大學,結果並沒有他想像得差。

至少爺爺看起來開心多了。

 

 

…現在要幹嘛?

 

吞吞摸摸的走到門口,小冰放下看似不重,其實卻快把他的手搞廢的行李袋,發楞。

 

所以,現在要幹麻?

 

新生家長日,今天。

父母親都得上班的星期日,他獨自一人坐著久久的火車,從遙遠的東台灣一路到這。

據說是可以順便辦理入宿手續,於是他就把東西一併帶來…

可是,這校門口怎麼活長在巷子底,公車又不是在巷口停!?

 

小冰扶著有些發暈的腦袋,不停的在心裡喃唸。

 

早知道就直接填家裡旁邊那間教育大學就好了,省得勞碌奔波。

可他作夢也沒想到,當初隨便填填的大志願居然還上了…

 

視線緩緩再聚焦。

眼前一個又一個,有著家長提攜、開心邁向學校內的擁擠人群,小冰就忍不住有點想吐。

對於那,過於幸福的微笑。

垂下眼,他瞥過身邊的行李,自嘲的撇嘴。

 

別想了。

小冰強迫自己離開這片情緒。

這可是值得慶祝的日子啊。怎麼可以垂頭喪氣?

用著幾乎已經沒感覺的手提起行李,他打定主意先往人群處去。總會知道要做些什麼的。

 

才剛踏出步伐,小冰變感受到一股視線,直勾勾的抓著他不放。

皺眉,回頭。

有個男人,流氓地痞…不,說是流氓大哥會正確些,流氓大哥似的外表,不苟言笑的,凶神惡煞的,望著他。

危機的第六感告訴小冰,快逃。

被猛虎盯上的獵物有的本能,警戒著,驚恐的,喧囂著,咆嘯的,要他,快逃。

一但被抓住,他就再也逃不掉了…

 

多年後,當小冰再次回想到此刻,他都不免覺得自己的第六感確切的靈敏,靈敏到連自己都覺得怨懟的地步。此是後話。

總之,小冰舉步,想快速遠離這個危險的地方。但沒想到,身後的猛獸卻一個箭步追了上來…

 

「同學!」

 

沒聽到、沒聽到…

小冰飛也似的往前走。

 

「同學、同學!」

 

不是在叫我、不是在叫我…

小冰低著頭,持續的奔逃。

 

「同學!」

猛獸猛撲而上,一把將獵物揪緊。

 

無奈的嘆息。

小冰認命的停下步伐,掛上掩蓋思緒的面具,雪白無害的呆傻。

「欸,嘿…那個…叫我嗎?」

轉頭。

映入眼簾的不是前一秒腦中既定的凶神惡煞,反而是顛覆心神的燦爛微笑。

和自己截然相反的純真質樸,一目暸然的寫在那張格格不入的臉上。

 

 

「太好了,終於有人願意理我了!」

猛獸笑得宛如草原上的白兔,不,是根本就是草原上的白兔,嬌俏而燦爛的天真笑著…

 

 

糟了。

 

小冰的呼吸深深一緊。有什麼東西在心底慢慢龜裂。

 

糟糕了。

 

他的五官知覺明確的傳遞給大腦,紅色警戒喧囂吵噪。

 

---他已經被這頭白兔抓住了…

 

 

 

 

 

--------TO BE CONTINUED.

 

 

 

 

結果還是必須分上下啊(哀號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