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上)-回到過去


姊,妳還好嗎?……我很想妳。

 

 

 

「嘎嘎嘎嘎嘎-----硍。」

細微的聲音被層層的風聲蓋過。沙塵中,隱約可見一台染滿泥沙的戰車在細微的聲響後下。不遠處,成列不同型號的戰車依序停放,在風沙的掩護下,幾乎不可見。

戰車門輕巧的開啟。身著短袖土黃色男性軍服的人從車上一躍而下,腦後隨意紮起的長馬尾隨風擺動。墨黑的髮和同色的太陽眼鏡在陽光照耀下閃著微微亮光。

環顧四周,他一手拎著外套,一手抹去嘴角的鮮血,低聲呢喃:「太陽…許久未見。」

眼前隱約可見高牆。

在烈日下,依然被風沙密密的掩蓋隱藏。

 

這是太平洋上,某個未被發掘的小島。

小島在天然多變的氣候掩護下,被建立為某軍事組織。

不協助任何國家、不隸屬任何一方,其存在的目的接近於僱傭兵。只要付給相當的金錢,它可以為各國出兵協助。

但事實上,各國都曉得,它的目的絕不止於表面上這麼簡單。

 

跟在長馬尾的背後,一名男孩也從車內跳出。

男孩身著簡單輕便的工作服,深棕色短髮配有墨綠的眸。在短暫適應陽光後,緊跟上剛才那人早已走遠的步伐。

大門未見開啟,遠處卻有人快步朝著來人方向而行。

「…上校。」男軍官立正,朝著他們行舉手禮。「歡迎您回來。」

「嗯。」黑髮人微微點頭。「中將呢?」

「在辦公室等您。」男軍官恭敬的回話。金色短髮在風中隨意飄散。

「辦公室…」皺著眉,黑髮人將目光挪離軍官身上。「不是老讓她別待辦公室?」

一邊用著細不可聞的聲音嘀咕,一邊往指揮部的方向走去。男孩和男軍官則默默跟隨其後。

一路行至基地中心的指揮部,領頭的那人在門口停了停,沉默。

「修中尉。」回頭,那人淡笑的望著棕髮男孩。「這次任務辛苦你了。接下來的行程尚未確認,可以確定的是,你會有一個禮拜的假期,請好好休息,等待通知。後續任務需要足夠的體力、精神。請不要讓我失望。」

「…上校,可是你的---」

「不礙事。」微笑的打斷,「去吧。」

「是,上校。」被稱做「修」的男孩咬咬牙,像忍住什麼似的,行舉手禮。

「另外,艾爾克中尉。」目光轉向金髮軍官。「休假期間勞煩你迎接。回去也多休息。」

「迎接上校是我的榮幸。」艾爾克跟著行禮。

回禮後,他轉身準備走進指揮部。

「啊!」修在轉身的同時突然想到某件事情,回頭喊著:「上校!」

「?」那人疑惑的轉回微偏的頭,準備摘下眼鏡的手停在鼻梁上。

「您的肩章。」從胸口前的內袋掏出金黃色的梅紋徽章,修緩緩的遞上前。

「啊啊…差點。」揚起一抹苦笑,那人走回原地讓修將徽章別在自己肩上。「交代給你是正確的,修中尉。」

他沒忘記,上次因為這點兒服儀不整被那人念到慘死的樣子。

「您過講了。」修將徽章別回正確位置後,退後一步,行禮。

幾乎不可見的微笑微微掛在嘴角,頃刻消失。

「祝您『一路平安』。」

那人只是笑著,揮揮手後,頭也不回的走進指揮部。

「嘿,在上校身邊混得不錯嘛!」在那人消失在前的建築物內,艾爾克瞬間將該有的禮儀拋棄在腦後。一手搭上修的肩膀,另手戳著他面無表情的娃娃臉,一邊拖著他離開指揮部。「還幫上校保管肩章,感情很好嘛…」

「這是有原因的。」不著痕跡的閃去艾爾克調戲的手指,修緩緩轉了轉漂亮的眼眸,「你混的也不差。上次回來看到你的時候還是少尉,現在也是中尉了不是?」不著痕跡的轉移話題。

「你不知道!厄肯特那傢伙每次每次都找我碴!!!」爆發似的大吼,像火山找到出口爆發似的傾巢而出。「他上次…」

沒完沒了的抱怨。

修再次避開艾爾克的手來腳去,一邊聆聽他的抱怨。

在間斷與間斷時,那雙漂亮的眸再次回望早已空無一人的指揮部,墨綠的眸底若有似無的添上一筆擔憂。

 

 

 *****

 

沒完沒了的長篇故事。

其實這篇才是清香。

和之前寫的番外完完全全南轅北轍扯不上關係的兩個故事。

附帶一提,這似乎是五年前的文稿。

打起來怪生澀的。

就難免想著,如果同樣的故事架構,重新寫過,會是怎樣的一番情景?

只是想將這個斷尾的故事打上來,做生活調劑而已。

更想寫的其實是之前寫的「清香番外」的本篇。

等找到文本再打吧。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