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頭只能,遙望。

 

 

*部分內容架空

*部分內容引用楊丞琳-愛,啟程

作詞:馬嵩惟

*題名為BE向30命題

*建議搭配歌曲食用

 

 

 

他抬頭。

微風輕起,吹亂了他一頭褐髮。

好像,很久很久沒有坐在他的背後,被他載回家了。

並不是新穎,幾乎可以說是殘破不堪的腳踏車,在那段為數不多的求學階段內,肩負起兩個人的重量。

他偎著他的背,假裝睡著的,偷偷汲取他的味道。

緩緩蹭著他濕透的襯衫。

 

那段日子。

 

烏雲逐漸散去,天空緩緩恢復明亮。

陽光下的晴空,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特別湛藍。

 

牽起他的手,跑向那池邊嬉鬧。

這似乎也是為數不多的過去。

不同於多年之後,總板著臉責罵;那時的他,會背著自己戲水嬉鬧。

那池塘還在嗎?

 

淡笑。

 

池塘的模樣早被時光磨淡,池塘也已遭城市淹沒。

唯一沒被淹沒的是抓著他小指回家的那段路。

溫暖的體溫隨著那小小的指頭傳來。

本來不該是這樣的。

掛著兩行淚的自己似乎是受了傷,又像是吵架了,他不太記得了。唯一記著的是他最後妥協的伸出右手,讓自己勾上。

 

暖暖的。

比自己稍大的手掌。

 

低頭望著自己的掌心,緩緩闔起,磨娑,再打開。

唯一記起來的,只有那溫熱的溫度。

灼熱得讓他彷彿被燙傷。

烙印在記憶裡。

 

不算富裕的日子裡,自己唯一哭鬧總是因為病痛。

他總會努力討來糖,讓自己在藥後食用。

他絕對想不到的吧?

混在口中的苦甜,其實才是自己每每哭泣的原因。

為了討更多,他給的溫柔。

難得顯現的溫柔。

 

摸出一樣的糖果,緩緩撥開。

甜膩滿口。

 

如果,如果可以交換,能否用這糖再換他來替自己再蓋一次被、一次撫摸?

 

手心傳來的溫度。

讓他心安的溫度。

光是觸碰,就能治癒一切。

 

模糊視線。

蔚藍的天空更藍。

風輕輕吹走了唯一的雲朵,湛藍滿底。

相互連接的地平線,雪白的花滿遍。 

 

空無虛晃的家,歸去唯一的理由,是因為有他的存在。

他像座大山,是他的港口,他的起點,他的終點。

每每離家,追隨自己的就是他的目光。

照映入肩胛,隨時感受到他給自己的目光。

如同那絕對的守護。

不管人在世界的哪裡,他的守護永遠跟隨。

都會在這裡等自己的歸程。

 

雪白中的黃乍現,緩緩的,模糊了視線。

像是從未有人踏足過,連唯一的人工品都像假的。

豎立。

即將抵達,卻似永遠到不了。

 

於是,啟程,就成了回家的理由。

有他當後盾。

照料一切。

讓他的目光永遠烙印在身上。

 

抹去淚珠,更多模糊。

愛笑的眼裡沒了笑容。

緩緩跪下的身子,聽見了屬於自己的聲音。

低沉的傷悲。

 

他突然想不太起來那天的樣子了。

想不起他聽到消息的瞬間。

想不起那天的天空。

想不起他的目光、他的體溫、他的嚴肅、他的妥協、他的一切…

他給自己的糖還在嗎?

如果這次不哭了,還可以換回他給的一次擁抱嗎?

 

一滴一滴被抹掉。

連他的面容都快消失。

將他帶走後,連自己的記憶,都要一併拿走,了麼…?

 

太陽下,雨滴緩緩落下。

眼前一片花海。

豔黃的菊滿地。

石碑中間鑲著那人不變的嚴肅。

和跪在嚴肅前,久久不能起身的另一半。

 

 

 「伯恩、哈德…」

 

卒於XXXX年。

 

 

 

最不能忘的遺忘。

是相思後,只能抬頭、仰望。

然後相忘。 

 

 

----------------------------

 

 

啊哈哈哈趕在官方出卡片前寫這文章,不就是準備好被打臉了嗎哼哼哼哈哈哈(瘋了)

 

沒關係,小伯恩小閃閃快來打死我吧!!!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