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自己內心的事情,毫無遺漏的,傾吐。

給另一個人。

 

大通鋪。

棉被與棉被相依靠著。

她在左邊;他在右邊。

 

「…你不是想去跟她說?」望著黑壓壓天花板,她小聲的,默默的道。

「是啊。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說啊?」他一貫的搞笑的聲音,其中有著她知道的焦慮。

「你不是喜歡她?」輕笑。「是不是男的啊?她好不容易也在這裡。這機會可不是天天有的。」

「喜歡是喜歡,可是…」猶豫不決。

「還可是什麼…」撇開眼,仗著夜光昏暗,她眼底流著口是心非的意味。

「妳知道的…」他還沉溺在自己的情緒中,一一的吐漏。

「嗯嗯…」一一敷衍。

 

胸口有點悶。

她知道這是什麼。

眼前的人是自己最喜歡的人。

眼前的人口中在談論的是他所心儀的人。

自己在他眼中,不過是,最好的哥們。

其他,什麼也不是。

 

揪結的疼痛。

她緩緩喘口氣。

 

「做你想做的事情,至少你做過。」望進對方的眼底,她決定忽略幾乎掐死自己的窒息。「這次如果放棄,哪來的下次?」

望著對方的沉默,她握緊的拳內,指甲劃進掌心。

漾著笑,即使對方看不到。「諾,去試試?失敗了我還可以安慰你啊!」

「哼哼,要妳安慰啊?」他再次笑起,是她熟悉的、痞痞的微笑。「絕對會成功的啦!」

「那還說?」拍著他起身的屁股,淡笑。

天知道她連笑都笑不太出來。

「有好消息要跟我說啊!」

「好!要去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了!」握拳。他悄悄離開。

 

連望都不太敢望,她將棉被拉緊,蓋過頸子掩住臉眸,壓抑一切。

長久以來,他一直在問自己的,都是關於那人的事情。

商量、討論。

該怎麼辦。

想告白又不敢的告白。

她唯一能做的,只是依著自己是對方的好哥們,國小的青梅竹馬,替對方打氣加油。

努力去追、放膽去行,這些都是她掛在嘴巴的,為他。

可放在自己身上,卻完全沒實行過。

 

他為了那人,每晚搬被子來和她擠通鋪。

常常聊著聊著,聊到開心的睡著。

有他,她的世界就會是微笑的。

有人曾問過她,為何不告訴他?

她只是淡笑。

 

講了,現況就沒了。

不是麼?

 

她只想要這樣,就好了。

每天聽他說著自己的煩惱,自己的事情,逗她笑,逗她開心。

這樣,就夠了。

其他她一點都不想要。

也不敢希冀。

求不得的盼望。

 

他離開了。

終於被她打動了。

去實行他一直想做的事情了。

蒙住棉被。

她一點都不會後悔。

哪怕今後身邊沒有對方,哪怕再也看不到對方的睡顏、聽不到對方逗自己的笑聲…

無所謂。

真的。

他可以看著那人,就好了。

他會一直高興著,就好了。

他會得到自己一直想要的,就好了…

 

眼淚默默滑下。

 

她一點都不會難過。

真的…

 

咬住唇,頭探出被單外,讓自己因冷空氣而稍微冷靜。

 

該想想要怎麼睡著才行…

明天,還得工作…

 

棉被一角突然被掀起。

 

「!?」

她驚愕得差點跳起。

 

只見他幽幽的、緩緩的躺進她的棉被內,摟住她。

「你、你,你不是去告白了嗎!?」結結巴巴,幾乎拼湊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我只是說,我要去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了啊。」他回答得理所當然,手輕柔的抹去她眼角的淚水。

「你、你不是去跟那個某某某告白嗎…?」一片空白,還搞不清楚狀況。

「誰跟你說我要去告白?」他傲氣的笑著,一如往常的他。「我只是去親她一下而已。那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那、那你--」

「我想要做的是親她一下。但親了以後,我卻發現,我真的想要的,是跟妳在一起。」他緩緩的摟緊她。「妳,才能給我全部;才是我的全部。」

 

眼淚滑出眼眶。

 

「我喜歡妳。請妳跟我在一起。」他低沉的聲音滑入耳際,但她只聽到自己低低的啜泣。

在他懷中不停的落淚。

這次,是因為欣喜。

 

她終於是等到了,屬於他的這個人。

盼了又盼,她未說出口的告白,由他補足。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