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跟風系列

*未來架空設定

*建議搭配-幸福是什麼,人壽廣告。

*不適者勿入

 

 

 

 

打開空白頁面,面對一整片的雪白,伯恩哈德沒有動作。第一次。

打從出了社會,當上編輯的那天開始,忙碌的活就逼迫他不停止的運轉、行動,把看到的文檔轉化、編輯…

他似乎許久沒以這樣,單純的看著空白的檔案,想要打出什麼。

 

幸福是什麼?

 

偶然在網路上看完篇長四分多鐘的廣告,開頭結尾都問了這句話,讓他稍微,想要打開頁面,寫點什麼。

為了匆忙的生活。

為了得來不易的現在。

為了以為是虛幻的,每個時刻。

所以他打開了部落格,在標題上寫上了廣告的結尾問句,然後,發呆。

 

幸福是什麼?

寫你的幸福日記,幸福在哪裡?

 

他突然想起那時候,他們還大讀大學時,住在一起的四年。

弗雷特里西總喜歡東寫西寫,將生活中的百態寫成小小日記,或成為生活故事,在他小小的部落格發表。

文筆好的他,總吸引不少關注。

當時,能看著弟弟坐在那張兩人共用得書桌前,埋頭苦寫,他就覺得很幸福。

能時時刻刻看著對方,能在醒來時發現他在自己懷裡,能夠在回家時,第一眼看見對方,聽到對方燦爛的笑顏,柔柔的:「你回來了。」

這個,就是幸福了吧?

 

畢業後,那人也理所當然的踏上了作家一途。如他所料。

為了能成為他的後盾,他毅然決然放棄了教師一途,轉往編輯之路。

能替對方做點什麼,就算放棄現在,也無所謂。

但萬萬沒有料到的是,對方離去。

 

回到家後發現那人離開的瞬間,他似乎以為自己已經抵達地獄。

再也沒有任何事情能讓他絕望如此,只因為弗雷特里西的離開。

一聲不響的,消失。

他甚至連對方人在哪、現在好不好,都完全不曉得。

人走了,東西走了,連他的氣味都徹底消失。

他只能從對方每個月固定寄到的稿子,得知對方還安好的訊息。

連查詢都無法。

那時候,幾乎是天天守著信箱,等著他寄來的,為數不多的稿件。

早、中、晚,照三餐開信箱。

前輩們總笑著,連吃飯都沒這麼準時。

對他而言,那時,只要能到他的稿件,得知他還安好的訊息,就是幸福。

就算對方離開他的世界,逃得遠遠的,以了自己重新的生活,交了新的男朋友…

就算所有傳來的消息一道又一道的刮著他的心、抽去他的血、鞭敕他的肉,他依然很幸福。

只因為對方還在,還活得好好的,還很幸福的,微笑。

哪怕那個笑,已經不是對著自己。

那個,就是幸福。

 

又後來,又經過了幾許春秋。

歲月在他們的臉上雙雙走下了痕跡,流逝的時間又將他們拉近,誤會也好,過程也罷,雙生的他們彼此,又如同新生時一般,重新團聚。

所有的誤會和種種過去,都真正成為過去。

他終於可以在他們倆人共用的書桌前,再次看到他埋頭苦寫的背影;而非望著他的字稿,想像著對方埋頭苦寫的掙扎。

他終於可以在清醒時,感受著對方在自己懷裡傳來的陣陣體溫、溫順的微笑、清醒時的小眼睛;而不是對著溫暖的棉被,想像他可能有的呻吟、起床的不適、孤單的抑或依偎在他人懷抱中的清醒。

他也終於可以在忙碌的整天結束之後,回到家,再次聽到對方的呼喚、再次有對方的迎接、再次嘗到對方的手藝;而非每日面對著空蕩的房,寧可讓自己忙到抓狂、忙到必須住在公司無法回家、忙到必須過勞住院,也不願意回家,面對沒有對方的現實。

可以活在想像中的,想像。

終於可以,不用想像。

現在,就是幸福。

 

幸福是什麼?

寫你的幸福日記…

你的幸福,是什麼?

 

他望著自己的標題,回想剛才看過的影片。

緩緩轉頭,望著埋在被窩中沉沉睡著的那人,出神。

他的幸福,其實他自己一直都很清楚。

他的笑靨、他的淘氣。

他的溫柔、他的霸道。

他的文筆、他的體溫。

弗雷特里西的一切…

 

「幸福就是…」微笑打上,將文檔儲存,關閉電腦。

 

伯恩哈德輕手輕腳的拉開棉被,滑進床鋪。

熟睡的那人感受到體溫,旋即纏上手腳,將伯恩哈德的懷抱完全侵佔。

輕輕摟住,在他光華的額角印下一吻,跟著閉上眼,安心沉睡。

 

 

幸福就是,你。

 

有你陪著我走過每一個春秋,這就是幸福。

 

 

 

 

 

FIN。

 

 

 

 

 

又甜自己一次。

其實我很想把「能夠在你的懷裡醒來…就算清醒以後發現身邊是棉被,也無妨。」打進來,但發現這句話讓閃閃來講會比較好。

但是就變成悲劇了?

算了。

 

其實真的很幸福。

夢裡相會。

真希望,還有機會可以再依偎在你懷裡,感受你的體溫跟溫柔。

 

掰掰/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