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架空設定

*大學時代

*不適者誤入

 

 

---------------------------------------------------------

 

下午第一節的課是煩躁的,搭配枯燥乏味的內容,更讓來上課的學生們意興闌珊。

本當昏昏欲睡的教室內,今天卻不同往常的吵鬧。

弗雷特里西和三三兩兩的同伴一邊閒扯,一邊觀察不同於往常的氣氛,一邊神遊。

「欸,你幹嘛?」

「蛤?」弗雷回神,望著朋友。

「發啥呆?」一邊笑鬧似的戳戳弗雷,一邊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

「喔沒啦。我只是在想,今天大家怎麼那麼有精神。」平常不是都死屍一般昏睡嗎?怎麼今天各個精神飽滿?

「你不知道嗎?」同夥的另個朋友從教室門口走回,一臉驕傲兼炫耀的著下巴,一邊高舉手上的精緻禮品,「這週是傳情週開始送出的時間啊!」

「啊?傳情週?」一邊觀望教室內的同學,一邊心不在焉的搭話。「你說開學沒多久在招的那個啊?」

 

開學沒多久,各學會便會在社團大樓或宿舍底下擺攤,替學生們負責「傳情」等事宜,其實就是去挑個可愛的禮物或巧克力,寫張卡片,讓負責的單位在聖誕節前後替自己將這份情意傳遞給自己想傳遞的人。

不限校區,可自行選擇同校或不同校的朋友,有時不只會送給自己心儀的人,也多半會有人選擇以此方法代替聖誕禮物給在遠方的朋友們。

價格說高不高,但也不是可以大量贈送的價位。

故在這時間點可以收到的人,多半會把這當成一種榮耀來炫例如說現在正在展示手上禮物的夥伴。雖然弗雷不覺得這有啥好炫耀的就是了。

「誰給你的啊?」順手抓過禮物,弗雷左右翻看。

「嘿嘿,我家學姊啊~」一臉驕傲,夥伴臉上藏不住當小大一的幸福樣。

「呿,學姊看你可憐啦~」同伴訕笑,起鬨之聲不絕於耳。

「弗雷特里西!外找!」門口傳來呼喊,打斷本來要參一腳一起撻伐夥伴的弗雷。

「誰啊?」一邊起身往門口走,一邊隨口問。

「看就知道啦~」傳話的同學一臉羨慕忌妒恨。

「弗雷同學?」手上拿著長列單子的女孩望著他,一臉欲言又止。「弗雷特里西同學嗎?」

「欸,是。請問?」陽光微笑綻開,弗雷看著本來就不大的走廊上塞滿幾個大紙箱,紙箱內擺著的東西跟剛剛夥伴手上拿的有些相似,但又有些許不同。

看來是來幫忙送貨的同學這麼多東西還真是辛苦啊!

「您好,我是負責傳情活動的工作人員這一疊收據請你簽一下名」女孩將腰包內一大疊收據掏出,遞給弗雷。「哪,簽在這邊。」

「簽這張就好了?」弗雷仔細的看著收據上的字句,一邊想著會是誰送的東西。

「不,這一疊您都要簽完喔!」女孩露出微微尷尬的微笑。

「一疊!?」

「嗯,因為這邊剩下的都是您的。」女孩綻出無害的微笑,緩緩地說著。

 

然後弗雷就成了第一個簽名簽到教授來,還簽不完的人。

附帶抱著兩大箱的禮品,和被教授及全班同學調侃的叫聲中默默地進行完這堂地獄般的課程。

 

--------------------------------------------------------------

 

「這要怎麼回才好到底是誰送的我都沒頭緒啊!?」

丟下兩大箱的東西,弗雷一邊把卡片和禮物分家,一邊拆開卡片觀看。

有些是有署名的,社團同伴或是高中時較要好的同學送的,有些是校外活動時認識的女孩們送的。剩的幾張便是沒署名,沒結果的卡片。

「應該等伯恩回來的」一邊記錄著該回送的人名,一邊喃喃自語,弗雷抓著他本來就短的頭髮,煩躁不已。「可那混蛋最近都超晚才回家,是要去哪裡找人…」

這些本來就不是他拿手的這麼多東西是要怎麼整理啊?

將卡片隨意放置在桌上,弗雷直接撲倒在床上,望著桌上的東西發呆。

可以回的就回,不能回的該怎麼辦呢

眼角飄到禮物堆裡某個不起眼的包裝,弗雷順手掏出。

外表是伯恩哈德和自己都很喜歡的顏色,不起眼的外表,樸實的包裝。弗雷緩緩地拆開包裝,包裝內部藏著一張不是學會提供的精緻卡片。

?」這麼大費周章?

種種的舉動勾起弗雷的興趣。從包裝。卡片到禮物盒的挑選,在在都是他會喜歡的類型。

但他記得上大學到現在,他並沒有跟太多人講過自己的喜好才是?

打開卡片,蒼勁有力的筆跡和簡短的話語,讓弗雷瞬間紅了臉。

 

唯一的希望,是和你攜手,平安度過下個年。

 

「伯恩哈德!!!!!!」

「是?」同樣抱著整箱禮物的伯恩緩緩打開寢室門,緩緩的瞥了眼自家弟弟。

「你幹嘛這樣我都沒有準備啊你!!!」滿臉通紅的弗雷將卡片和禮物盒握得死緊,一邊對走進來的胞兄大吼著。

「沒關係啊。」隨手將東西扔在桌上,伯恩哈德啄了弗雷特里西一口。將弗雷手上的禮物盒拿過,打開。「我有準備就好了。」

「不是,你」原本想反駁的弗雷在到伯恩打開禮物盒的瞬間傻了。「這不是傳情週的東西吧?」

「當然不是。費了點勁才讓會長讓我放進去的。」不以為意的聳肩,伯恩抓著弗雷的手輕輕摩娑。

那是一對耳骨夾。

純銀材質的證明書卡在盒蓋裡,簡單的設計,耳骨夾內分別刻著兩人的名字。

弗雷瞬間明白這陣子伯恩常常早出晚歸,忙到幾乎累癱卻死都不告訴自己到底在忙什麼的真正原因。

耳骨夾白亮的銀面閃得他有些招架不住,垂著眼,弗雷握緊伯恩的手。「……幹嘛讓自己那麼累

「我只是想要個可以綁住你的東西。」空著的那隻手撫去弗雷眼角的水珠,「省得你哪天就被你們社團的或是班上的人拐走了,我上那兒找弟弟?」

「你這人」重捶在對方身上,咬牙切齒。

「哪,幫我帶上?」取出刻有弗雷名字的耳夾,伯恩用手磨蹭著對方的臉頰。

「是要我明天怎麼出門啦」碎念著,幫耳夾卡上對方的左耳,弗雷溫馴的讓伯恩替他的右耳戴上相同的耳夾。

「就這樣出門啊?」再偷啄一次對方的軟唇。

 

於是同寢的室友回來看見的是一如往常的兄弟打架,以及兩人的書桌旁堆不下的禮物堆。

 

-------------------------------------------------------------------------------------------------

 

「欸,你禮物也很多欸

「吃醋?」

才沒有。」

「明天一起去挑回禮?」

「你忙完了?」

「嘖,不管他也不會死,我弟弟比較重要。」

「呵呵

 

 

 

END IF.

 

 

嗯,我只是想回味一下我那時代的傳情週啦...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