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架空設定

* 大學時代

* R15有

* 不適者誤入

 

 

對他們這個系來說,大二最鐵的課無非就是文字學。

剛入門時看老師在講台上活潑愉悅的談笑風生,本以為是蠻不錯的一節課,卻在期中範圍確定以後大為變色。

弗雷特里西抱著血紅色封面的課本,內心也化為血紅色。

雖然說上課筆記他一條都沒漏寫,但真的發現要考甲骨文的時候他的臉還是稍微扭曲了一下。

…古文字。

誰知道他的古文字理解堪稱爛得有剩。

看著隔壁桌的阿修羅已經連老師講出來的東西都可以直接畫在筆記上,而不用再翻前面的筆記時,弗雷特里西只剩下滿心的哀怨。

怎麼畫都記不起來呢…

 

「嗯?你說怎麼有效的讀文字學?」阿修羅推推眼鏡。

「嗯…」弗雷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頭。「一直都沒辦法記起來…再這樣下去,前面二十分就得送老師了…」

「我看老師會先把你揍到吐出來。」還不留情的聳肩。「來吧,我教你我的讀書方法,但不一定有用就是了。」

「阿修羅你好笨。」同班的帕茉冷眼的看著阿修羅詳細的教學筆記,冷冷的出聲。「這樣讀怎麼可能有效率?」

「沒有效率,但至少可以確保我期中不會寫錯。」阿修羅斜睨著帕茉,敲敲桌上的筆記。

「是嗎?」抓過筆記,帕茉不以為然的笑著。「至少我就不會把同樣一個字畫一百次。」

聳肩,帕茉取過筆在旁邊又寫了一套自己的筆記。「弗雷我跟你說,你這邊這樣這樣會比較快…」

「吵什麼啊你們?」去倒水回來的多妮妲探頭進人群觀望。「喔?文字學?有效學會古文字?這不問我就對了嗎?」

伸手,多妮妲將帕茉已經寫完的筆記紙又抽過來,取了筆寫下。「拜託…這種東西不問大小姐我你去問其他人?會不會太小看我爸爸了?」

身為文字學老師的女兒,多妮妲早就把這些古文字讀得滾瓜爛熟。「你這樣做是沒有意義的…要這樣這樣-」

「算了,隨便你。」阿修羅收拾桌面,準備繼續下一堂的文字學。「弗雷你自己看著辦吧。」

「哼哼,你就是沒肚量。」帕茉冷笑諷刺,回頭,熱情的對著弗雷特里西說:「不然你就試試看吧?看哪一種方法比較適合你,你就用哪一種吧?」

「當然是本大小姐我的方法最有用啦。」寫好方法,多妮妲將筆記一股腦兒的塞進弗雷特里西的懷裡。「這方法只教你而已啊,可別給我外傳!」

多妮妲攏攏金髮,驕傲的看著弗雷特里西。

「嗯…我回去都試試看好了。」陽光的笑著。「謝謝大家的幫忙!」

阿修羅、帕茉和多妮妲溫柔的笑著。

「『「弗雷,考試要好好加油啊!」』」

「會的!」開心的擠出人群,弗雷將筆記握得死緊。

 

班上三巨頭的熱心指點,自己可要更加把勁才行。

 

 

------------------------------------

 

「不行。」丟筆,弗雷特里西看著自己畫得亂七八糟的鳳,用力伸個懶腰,然後將自己掛在椅子上。

「怎麼了?」倒完水回來的伯恩哈德撫了撫自家弟弟的頭,望著。

「背---不---起---來---」上吊眼望著自家胞兄好看的臉,弗雷抓著伯恩的上衣絞著手。

「不是號稱背書無礙?」輕笑,伯恩將弟弟轉個身,抱到自己懷中放好。

「背書是無礙,但畫出古文字是障礙。」將哥哥的眼鏡調整好,弗雷分心想著自己挑的這副無框眼鏡真適合伯恩哈德。

「…嗯,那,先讀其他的好了。古文字這一塊晚點說吧。」果斷的抽出文字學筆記後半段。「你後面要考的都還沒開始背,對吧?文字學的定義?漢字的發展過程?形體的演變?」

「…讀過還沒背。」小腦袋垂在哥哥肩膀上,用力的磨蹭。

「讀完再來說。別忘了你今天之前文字學沒讀完,就一個禮拜沒雞排吃了。」將弗雷抱回書桌前,伯恩推推眼鏡,繼續他的分析化學。

「…我的哥哥是惡魔。」磨蹭著桌子,弗雷一邊緩緩爬起一邊打開電腦螢幕。「我要來昭告天下,我的哥哥是惡魔!」

隔壁的伯恩哈德只是默默勾起唇角,放任弗雷特里西在網誌上打上一行又一行的血淚發洩文。

 

-------------------------------------

 

夜闌人靜。

 

隔壁兩床的小鬼們都因系學會忙碌而不回寢室睡覺,而隔壁幾間寢室也多半因系上或社團的事情而空無一人,整排寢室大概只剩下他們這房的夜燈還點著。

弗雷特里西用力伸個懶腰。

總算把文字學搞定了。

就算前面二十分送老師,後面也少說可以拿個六、七十…雖然這分數讓人挺嘔的。

「讀完了?」取下眼鏡,伯恩哈德收拾著桌上的計算紙,頭也不抬的問。

「讀完囉~」將文字學筆記珍而重之的擺進課本,弗雷開心得將課本塞進書架裡,再把桌面上大大小小的畫記塗鴉隨手亂灑。「終.於,讀完囉~」

「嗯。」將自己的書桌收拾整齊,伯恩哈德從自己書架裡抽了一份文件出來,再將弟弟扔進自個兒下舖。

「…等等,伯恩-」看著哥哥跟著進來,隨手拉起布簾,弗雷特里西滿臉不妙。「你、你要幹嘛?」

「你說呢?」動手扯去弗雷的襯衫,伯恩哈德含著弟弟的唇,一邊喃唸。

「不、不是…」揪著哥哥的後頸,弗雷喘息。「不是說要保留體力,你、你說明天還要讀書的…」

「今日事、今日畢。」留給弗雷幾乎將他氣死的話,再等弗雷能夠開口完整講一句話,已經是完事後的事情了。

「…所以,你今天,怎麼這麼節制?」這麼反常又節制。

弗雷特里西喘息的貼在伯恩哈德胸前,好奇著某人只要一有機會就做到天亮,今天怎麼只做一次就停了。

「你不是甲骨文學不起來?」吮著弟弟的指尖,伯恩哈德取過放在床頭的文件,打開。

「這跟甲骨文有啥關係…」嘟嚷著,弗雷在這事後還要聽到自己早已下定決心放棄的東西,滿心懊惱。

「教你啊。」抓起弗雷的指尖,伯恩在自己的胸前畫記。「這個…這麼寫…像不像人型?」

「頭和身體和手-」仔細的盯著哥哥胸前的字。「啊,就這樣?這麼簡單?」

「記起來了?很好。」勾起笑容,伯恩土法煉鋼的將弗雷這次要考的字,全部都教過一次。

「耶!這樣就全部都記起來了~」弗雷特里西開心的笑著。本來以為要送出去的分數,大概可以全部拿到了!

「然後,要複習,才不會忘記哪…」伯恩哈德的氣息吐在弗雷特里西結實的腹部,蜿蜒而下。

「你、你不是說結束了…」微微抖著,弗雷一邊後退,一邊發現自己的分身已經有意識的接受哥哥氣息的召喚…

「所以在幫你複習啊…」呵呵的笑著,伯恩用潤濕的舌尖在他大腿內側畫下記號。「這是什麼字?」

「…大、大?」抖著身體,弗雷一邊克制自己不斷高漲的情欲,一邊努力分辨伯恩在身上畫下的是什麼。

「那,這個?」更靠近大腿根部些,伯恩再次畫出一古文。

「…ㄗ…子…?」抖到幾乎無法克制自己,弗雷滿臉通紅的發現自己的分身已經完全甦醒。

「非常好。」勾起屬於黑夜的微笑,伯恩俯身吻上弗雷,繼續漫長的夜、漫長的複習,直到饜足。

 

這才是惡魔啊,傻瓜。

 

摟緊懷中昏過去的弟弟,伯恩哈德好心情的勾著嘴角。

 

然後,他們就用這種方法,這麼「複習」甲骨文,直到期中考結束。

 

-----------------------------------

 

發考卷。

 

在期中考後,弗雷便送了阿修羅、帕茉及多妮妲三位同學一人一杯飲料當謝禮,發考卷當天大家理所當然的也群聚在弗雷桌邊,討論弗雷的成績以及誰的方法最有效。

「一定是本大小姐的方法。」多妮妲嬌傲的挺胸。「你們看看,弗雷的第一大題可是滿分呢!」

「拜託,妳都還沒聽他說就自己下定論,那我們還討論?」阿修羅推推眼鏡,不甘示弱。

「呃…」弗雷特里西趕緊打斷也要開口的帕茉。「要謝謝大家啦…其實每種方法我都有用到…」

「喔?」帕茉好奇的趴在桌上。「說說看?」

「我先用了帕茉的融入課文,然後再用多妮妲的文字拆解,最後用阿修的反覆練習…」講到最後,弗雷滿臉通紅。「大概是這樣啦哈哈哈…」

「哼哼,那就先不跟你計較了。」多妮妲拎起自己的小紅提包,輕快的往外走。「好用多用點,下次的文學史筆記記得照時奉上啊!」

「呼呼,聽起來挺不錯的,我就先收下了。」帕茉勾著燦爛的微笑,背著她的大狼娃娃起身。「那個,文學史筆記算我一份啊。」

「筆記就不用了,但課本還是照時借用。」阿修羅推推眼鏡,一邊收拾書。「是說弗雷,講個讀書法你臉紅個什麼?」

「那個…啊哈哈哈阿修感謝你我先走了啊-」快速將考卷塞入書包,弗雷特里西跑得不見人影。

 

怎麼能告訴他這些東西都是在他哥哥身上完成,然後搞得他一邊寫考卷一邊想的全都不是考試的題目,就連現在想到的全部都是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害自己又不得不趕快回寢室了?

 

「伯恩哈德你這惡魔!」

 

 

 

 

 

---FIN。

 

 

其實文字學沒有那麼難學,真的。

大概跟學畫ㄅㄆㄇ一樣好玩,前提是要懂每一個部分在幹嘛。

這篇,大概是有公告的第一篇涉及R的文章。

由於堅持清水(是嗎?)的態度,在正式破戒前還是先這樣就好了。

不過那個弗雷特里西怎麼越寫越像漾漾了?

阿哈哈可能一切都是錯覺。錯覺。(揮手)

希望可以讓同系的大家有回味感,不同系的可以更深入了解這些東西。

如果可以的話,就太好了:)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