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架空設定

*大學時代

*不適者勿入

 

 

 

所謂抽鑰匙這回事,基本上是大學生都會玩也挺愛玩的。

舉凡聯誼、班遊、社聚、寢聚、家聚到依些小到幾乎細枝末微的聚會,只要有機車,有共乘,有男生女生,基本上都可以玩。

弗雷特里西抱著自己的全罩式安全帽,站到人群中間大聲吆喝。

「總共六台機車、六位乘客,丟鑰匙只有我會看到,所以我最後抽。抽到不管是誰,下好離手不可以反悔啊!」

眾人大聲歡呼。

弗雷默默想,其實不管抽到誰,基本上都應該不會反悔的---今天的騎士們不是系上帥哥就是系上正咩,到是乘客和騎士們的關係就…

 

一陣尷笑。

 

「學長。」弗雷望著里斯。「來吧,丟鑰匙。」

「弗雷小親親要記得這把喔!」開朗的學長拋了媚眼,將手上有著苦無的鑰匙拋入安全帽中。「抽到你就直接來吧!不用廢話!我的房間永遠為你敞開!!」

「…」弗雷默默點頭。「我相信在場會有很多人記得的。」

「唉,大家都知道我跟你什麼關係,誰會想搶你鑰匙?」帥氣的對弗雷眨眨眼睛。

在里斯身後,伯恩哈德和阿修羅同時盯了里斯一眼。

沒注意周遭,里斯拋下車子跑到乘客群區逗弄乘客們。「大家說對不對~?」

啊哈哈…他很想說不對。隨著伯恩的視線望完里斯後,弗雷在心裡吐槽。

 

「好啦阿修?」將安全帽伸到阿修羅面前。「你的?」

坐在黑色Cygnus-X上的阿修羅冷著臉推推眼鏡,將一把含有漂亮紅羽毛吊飾的鑰匙丟入安全帽中。

眼鏡後的雙眼冷得不如往常,讓弗雷目光多停了一秒。

「沒事。」揮手,阿修羅將弗雷特里西推往下一車,硬生生將對方關心的眼神推拒在門外,而自個兒的眼角卻還是飄向某一處。

聳肩,弗雷轉身望向下一位。

 

「艾依?」閃亮的晶鑽銀GP,讓弗雷一眼就欣賞。

很符合大一生的樣式,很好騎也很有個性的一台車,配上艾依查庫可說是剛剛好。

扔出的一把有眼鏡吊飾的鑰匙,艾依查庫對他露出小狗般的可愛笑容。「學長喜歡我的車齁?」

「不錯的車啊。」讚賞的點點頭。「艾伯跟你一起去挑的?」

「嗯!」望向乘客區的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露出他的小虎牙。「艾伯說銀色比黑色更好看,所以就買了!」

「要好好愛惜啊!」拍拍學弟的頭,弗雷往下一站前進。

 

「艾妲學姊?」深藍上蠟的閃亮Racing,坐在上面的艾妲看起來略顯瘦小。

但在看過艾妲驃悍的騎車風格後,弗雷再也不敢小看學姊。

那個飆起來就沒有所謂剎車的可怕速度,讓人不敢領教。

優雅的放入一把含有機器人掛飾的鑰匙,艾妲對乘客區露出高雅的笑容並揮揮手。

…現在是在競賽還是選美?評審是乘客們嗎?

默默笑著,弗雷移往下一台機車。

「古魯瓦爾多…?」180C.C.的Racing King,硬生生比別人大上一點,弗雷退了一步,忍不住暗暗點頭。

古魯瓦爾多望著乘客區的布列依斯,頭也不回的放入一把鑲著骷髏頭的詭異吊飾。

乘客區那頭的布列依斯心電感應似的看了一眼這頭,又轉回去聽里斯繼續胡扯。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弗雷那瞬間覺得古魯瓦爾多的臉色下沉了幾分。

 

走回自家熟悉的車前,弗雷特里西將安全帽遞出。

「伯恩,剩你啦。」笑著拍拍自家兄長,弗雷滿意的望著今天的車隊。

都是不錯的好車呢!

雖然這麼說,但看來看去還是自家胞兄的Dink比較合自己的眼。

坐起來比一般機車還舒適,後座高度又高,讓他可以一邊玩弄其他車子的學弟,也方便他們每次壓車隊尾巴時,都可以直接越過伯恩哈德的頭直接確認每台車的位置,不用閃來閃去。

果真是讓他滿意到不行的車。

配上伯恩哈德帥氣的臉、強壯的身軀,車子強調了伯恩的高瘦精壯,而伯恩則顯現出車子的閃亮耀眼。

相輔相臣。

這樣的伯恩,若是自己騎車在路上,必定是眾多女孩都巴不得可以搭上他的車吧?

 

搭上他的車…

 

弗雷特里西愣住。

那瞬間,在弗雷腦海中閃過的並非哪個嬌俏艷麗的女孩坐在胞兄身後,而是一片空白。

 

---他根本無法想像若伯恩哈德載著別的女孩,那將會是怎樣的光景。

 

或許是更加帥氣?

還是更顯得有男子氣概?

並非是因為伯恩哈德永遠板著的那張臉,以至於讓他根本想像不出來。對伯恩的一切,弗雷可是掛保證的高品質。

他想像不出來的原因是,只要一想到那景象,弗雷就全身不對勁,說什麼也覺得怪…

怪的並非景象,而是他一點都不想想像,伯恩的後座坐的是別人這回事…

 

但伯恩的身後,總有一天會是別人的。

總有一天,伯恩會到他伸手無法觸及的地方。

永遠無法觸及的地方…就算他用盡全身的力氣…

 

伸手,弗雷特里西無意識地握住眼前胞兄的皮衣。

 

伯恩會離開自己…

會永遠離開,和其他人一起共度人生…?

 

一片黑暗。

 

下一瞬間,溫暖的掌溫壓過黑暗冰冷。

伯恩哈德的大手輕輕掩住弗雷特里西看不清的眼,緩緩的抬頭,掃過另頭乘客群一眼,將自己的鑰匙放入弗雷手中抱緊的安全帽,然後,放開手拍拍弗雷特里西的肩膀。

慌亂的退後,從黑暗面中回神的弗雷特里西慌亂的掩蓋自己的失態,沒發現伯恩哈德眼中的神情,也沒注意到乘客們在剛剛那一瞬間的安靜。

戴上裝出來的燦爛陽光,弗雷特里西閃身,高舉著安全帽迅速回到人群中。

 

「來來來,下好離手、下好離手~」活像老千似的口號,弗雷喊著,一面慌亂的將安全帽遞給乘客們抽,只留最後一把給自己。

過於慌亂,以致於根本沒看清誰抽了什麼。

望著安全帽,弗雷特里西沒有勇氣看,也不敢看。

拿與不拿間掙扎一秒,狠狠咬牙,他迅速抽出鑰匙。

「…欸?」抓出,弗頭在看清的瞬間偷偷喘氣,「伯恩的?」

抓抓頭,弗雷安撫自己的情緒到最一般,將剛剛想得亂七八糟都往腦後拋,然後招呼著眾人上他們該上的車,連平時會做的調侃都忘了做。

迅速打點好跟車車序後,弗雷特里西跨上伯恩哈德的車,慣性的將全身都趴在前座那人身上。

「每次都是抽到你的呢。」緩口氣,弗雷讓自己嘿嘿的笑著,用著一如往常的神情。

趁著紅燈,還偷偷捏了一把自家胞兄的臉頰。

「抽到我的不好嗎?」取下玩鬧的指頭輕啃,伯恩側頭反問。

「抽到你的很好啊……很習慣。」眼神越過伯恩的視線飄向前方的車子,確認其他車子都到齊,弗雷回著,「只是難免覺得很奇怪,抽這麼多次也沒有作弊,怎麼每次都是你的剩下來?」

「呵呵…」伯恩哈德瞥了弗雷一眼,轉回頭,順著綠燈的車潮往前騎,「不喜歡給我載?」

「也不是…」嘟著嘴,弗雷嘟嚷。「但這活動不就是讓大家都有機會給別人載嗎?換、換換口味、換換座位,體會一下不一樣的騎車技術啊…」

「喔?你想體會一下誰的騎車技術啊?」尾音上飄,伯恩哈德以兇猛的技術狠狠的切過前面一台想超車的汽車。「還是,你想讓我載誰?嗯?」

伯恩哈德壓低聲音,氣流切過兩人之間,對話只剩兩人可以聽見。

「不、不是…」弗雷頓時想起剛剛抽鑰匙前腦中的一切,臉色一白,猛的揪住伯恩的皮大衣。

 

他總有一天,會到自己伸手無法觸及的地方。

永遠無法觸及的地方…就算自己用盡全身的力氣…

 

「就這麼急著把我推銷出去?」緩緩的壓車,將前面幾台車趕上車隊,伯恩不溫不火的問。

語氣中微微帶了脅迫。

 

想強迫出什麼,想說出什麼。

 

「才沒有!」弗雷用力扭緊伯恩的皮大衣。「才沒有…」

將對方的身體壓近離自己最近的胸口,弗雷感覺自己胸前升起了什麼,微熱,卻抓不著邊際。

 

這是他的…

伯恩哈德這個人,全身上下,連頭髮連指甲連他碰過的所有東西---

 

「讓我的後座永遠是你的,不好嗎?」察覺雙生弟弟的狀態,在對方看不見的情況下,伯恩哈德勾起一抹微笑。

「這不是廢話嗎…?」將臉埋入對方的背後,健壯的雙臂將胸前的人擁得更緊,像是要埋入自己身體一般。「你當然、只能是我的啊---」

 

---都只能是他弗雷特里西的!

誰都,不能將他從身邊帶走!!!

 

前座的那人勾起的微笑更見邪魅,盯著前面幾台車的眼睛放出冷冷的光。

然後,在公路某個隱密的拐彎處,甩了漂亮的弧度,在空地裡停車。

「!?」驚恐地望著自家胞兄華麗的停車,將車子架起,面對自己,弗雷特里西還在黑暗的心瞬間慌亂。

「既然如此,那你還在擔心什麼呢?」捧起雙生弟弟的臉,伯恩哈德讓對方的眼神正視自己,不讓對方有任何逃脫的機會。

「擔心我會載別人?擔心我不在你身邊?擔心---」伯恩哈德加重語氣詢問,每問一句,弗雷特里西的臉就下沉一分。

「---擔心你會離開。」接續伯恩哈德的話,弗雷特里西大聲吼叫。沙啞的狂吼,聲音嘶啞到完全不同於平日。

「我擔心你會離開,離開我身邊…」緊抓著伯恩皮外套的手不停地抖著。「如、如果哪天,你膩了、煩了、厭倦了…」

抬眸,弗雷特里西滿是水痕的雙眸落入伯恩哈德眼底。「那,習慣被你捧在手掌心寵溺的我,該怎麼辦…?」

 

心疼的將他擁入懷,伯恩自責自己沒注意到對方的不安,更自責自己在無形中帶給對方這麼強烈的不安。

 

「…不會有這麼一天的。」吻著弗雷特里西的唇,伯恩哈德用最原始的方式讓弟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從來都只有你不要我,沒有我拋下你…記清楚了…」

 

到末日來臨的那一天,我們都要擁著彼此走過…

---誰都不能將我從你身邊帶走。

 

哭聲消逝在伯恩哈德溫柔的懷抱裡,弗雷特里西抱緊眼前的唯一,也只會是自己的唯一。

 

月色無聲。

 

 

於是墊底的他們就這樣離前面的車隊越來越遠,遠到幾乎快沒到KTV裡去;而在路上不巧看到伯恩哈德眼神略帶殺氣的學弟妹們,也一致當做自己腦抽,被外星人消記憶光閃到,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不記得,更不用說他們什麼時候脫隊,人可能會在哪裡等事情,一概沒人知道,也沒人注意。

也沒有人問為什麼明明是壓車的伯恩兄弟,會壓好幾個小時才到夜唱會場;也沒有人詢問明明是總召集人的弗雷特里西會一到現場就乖得跟貓咪一樣,只窩在角落吃東西,沒像往常一樣炒熱氣氛,還附贈沒由來的會偶爾瞪著自家胞兄沒表情的僵硬臉,直到被發現才迅速轉開臉。

 

再仔細一點,也許會有人發現原本穿在伯恩身上的皮外套在兩兄弟進包廂時,外套是包在弗雷特里西身上的。

也或許還可以發現,弗雷特里西包得死緊的脖子下,偶爾露出的皮膚,再再透著小小的紅梅。

 

 

------------------------------------

 

 

關於抽鑰匙每次都會抽到自家車的這件事,弗雷特里西是在畢業多年以後,才從艾伯李斯特口中得知事情的詳情。

基本上每次抽鑰匙前,伯恩哈德都會先用威脅的眼神掃過眾人,才緩緩放進鑰匙。以致於當時就算真的有想抽伯恩哈德的車子的學妹們,也都在被眼神嚇住的瞬間改變主意抽別把。

更不用說本來就只想玩玩的人,根本不會想去得罪伯恩哈德這個頭號大魔王。

這就是弗雷特里西為什麼每次和自家胞兄一起玩抽鑰匙,伯恩的車鑰匙都會「碰巧」留到最後。

這是後話。

 

而那次夜唱後,本來因為社團關係如影隨形的阿修羅跟里斯也突然有了轉變。

校園間常常可見里斯追著阿修羅跑,或是里斯找不到阿修羅等事情,也漸漸變成家常便飯。

直到很久很久,久到弗雷都快忘記多久以後,才又能看見兩人共同在校園內的身影。

這也是後話。

 

關於其他人?

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FIN。

 

 

----------------------------------------

 

 

很短(後來改來改去變成很不短?)的抽鑰匙。

這一篇大概是來昭告誰跟誰是一對的?(翻白眼)

好吧講回主提。

 

關於抽鑰匙。

其實大學我也才抽一次,說是挺好玩的,除卻很多變因的話。

大學時出門車是必備的啊,於是自然很多意外。

沒車要借車雖然很麻煩,但也可以比較一下哪一款車好騎,哪一些車要怎麼騎才會順…

這些都是很好玩的經驗喔!

然後就這樣(大笑

我還把我自己很喜歡的車都寫進去了啊哈哈…

(逃

 

附加-

然後我加加減減就把原本的抽鑰匙變成奇怪的東西了?

總之,這篇想說的大概是伯閃兄弟有多閃,還有伯恩哈德都怎麼處理弟弟的「情況」的…

大概,是這樣啦/

我我我我我先跑了再見//(逃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