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背景架空

*大學時代

*不適者勿入

 

 

 

 

十二月二十四日。

傳說中很神聖的聖誕夜。

 

弗雷特里西趴在桌上翻著桌曆,默默地算著日子。

離期末考還有兩周,預計要交新文藝小論文的報告,然後隔週要交樂府詩的報告,更不用說聖誕夜當天的樂府詩是上到下午六點---

所以,他大學迎接的第一個聖誕節,大概就會在準備考試跟寫論文中渡過吧…

 

將桌曆擺回自己桌上,弗雷特里西同時將自己摔入伯恩哈德的床鋪。

 

真是煩躁。

 

抓著頭,弗雷特里西埋入伯恩的枕頭裡。

 

本來還想拉著伯恩下午翹課,去體會一下大學一定要玩的夜衝和殺去哪裡玩玩,不過一來課沒辦法上,二來伯恩哈德不可能會跟著自己翹課,三來他的期末考讀書計畫通常都是握在他家大魔王哥哥手裡的…

---所以想這些,都沒有用了吧?

 

苦笑。

弗雷特里西從口袋抓出一張廣告紙,隨意看過後揉掉亂扔。

眼底寫著小小的失望。

然後,抵擋不住冬日溫暖陽光的召喚,弗雷再次跟還沒開張的周公又約下棋去了。

 

 

 

--------------------------------

 

聖誕夜當天下午。

 

弗雷特里西拖著厚重的書包,手裡抱著沉重的昭明文選,站在系館外眺望遠方的夕陽。

系館的長階一路接天,漂亮的彩霞在天空漾滿橘紅的情懷,而弗雷特里西此刻的心中,只有滿滿的疲倦和怠惰。

還有小小的,想埋怨的心情。

 

今天早上上課前他還特地跟伯恩哈德提醒,結果伯恩那傢伙只淡淡地跟他說學校不是天主教學校,並拿出課表丟給他,要他仔細看清楚兩個人星期二下午的課有多滿,然後就出門了。

天知道他心裡的那個悶啊---

 

---但他也知道伯恩哈德這禮拜的實驗課有多重要,這次的助教有多機車,和這陣子系學會有多忙…

…所以,過節什麼的,有算得上什麼?

話雖如此,但弗雷還是免不了埋怨輕嘆。

「為什麼我們不是天主教學校,為什麼期末考要安排在聖誕節之後,為什麼我報告這麼多不能去度假去玩呢…」確實把心中所有埋怨一口氣爆出,弗雷特里西一邊下長階一邊苦笑一邊喃唸,然後自顧自己話鋒一轉開始安排等一下不算行程的行程。

「先回去丟書,然後去便當街買晚餐,順便去街口的蛋糕店買的小蛋糕好了…」將昭明文選當籃球一樣在手上轉來轉去。「…畢竟是難能可貴、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啊…」

 

伯恩哈德的化學實驗不知道做完沒?

助教今天有刁難他們嗎?

實驗報告還可以嗎?

他今天還會被系學會留下來到七晚八晚嗎?

……他想買給他吃的蛋糕,他來得及回來吃嗎…?

 

「你好慢。」伯恩哈德的聲音彷彿出現在耳邊。

 

對,伯恩那傢伙確實會這樣說,尤其是每次實驗課後約吃晚餐,自己每次遲到的時候對方都是這語調的。

 

抓抓頭,弗雷特里西將兩本昭明文選頂在頭頂,決定用此走回宿舍以訓練自己的專注力,別讓自己因為想伯恩哈德想瘋了,連幻聴都出現了。

 

「你在幹嘛?」頭上的重量在下一秒消失,伯恩哈德的聲音依舊清楚的在耳邊響起。

「!?」驚恐的回神,弗雷看著自家胞兄一貫板著臉,一邊開始卸除他身上的磚頭堆。

「你下課不下來在系館裡摸啥?」將書本書包丟進機車箱,伯恩哈德扔了一頂安全帽給弗雷。

「…不、不是,你的實驗呢!?」反射性接下安全帽,弗雷傻楞楞的看著哥哥。

「提早下課。」挑挑眉,伯恩哈德彷彿看見一個小時前助教嚇慘的臉色,和迫不及待宣告下課時的驚恐表情。

「實、實驗報告?」

「交了。」

「系學會?」

「忙完了。」伯恩哈德好耐性地回答完所有問題,然後發動機車。

「不上車嗎,帥哥?」板著臉說出史上最難笑的笑話,弗雷特里西當場回神笑場。

「去、去哪裡?」抹掉笑出來的眼淚,弗雷乖乖戴上他的安全帽,跨上自己專屬的機車後座。

「東海。」前座司機帥氣的吐出兩個字。

 

然後,下一秒,系館前只剩下塵埃飛揚,雙生子連個影兒都沒看見了。

 

--------------------------------

 

 「擠死了!」

穿過重重人群,伯恩哈德拉著弗雷特里西,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穿梭。

從下車開始就被一路拉著跑的弗雷抱怨著,抬頭又像孩子一樣四處張望。

「伯恩哈德!東海教堂欸!」手握得緊緊的,弗雷開心地指著不遠處。「好漂亮!!!我第一次這麼近看欸!!!」

「是嗎?」終於找到心中滿意的落腳處,伯恩哈德掏出早就已經備好的晚餐餐點塞進弗雷手中,享受著人聲鼎沸的吵雜和澄靜心靈的安寧。

截然相反的衝突,卻同時存在。

「是說,你怎麼會有空來?」塞了滿嘴的食物,弗雷仍不忘今天早上的伯恩哈德有多堅決。「你不是說還要忙一堆事情、還要準備期末考?」

「哪,因為有人從老早就想著要出來玩,想到連小抄都掉在我床上忘記拿了。」從口袋掏出一張被摺得皺爛的廣告紙。「而且那人也很期待這個特別的日子…你說,我若不好好滿足他,這樣說得過去嗎?」

 

和弗雷同色的眸照映著他的樣貌,伯恩哈德的眼中有著往常的溫柔,和那一抹專屬的戲謔。

而他手上的廣告紙,正是他在上課無聊時趁機計畫的流程表。

從中午到隔天,一路開心瘋狂的玩的聖誕夜計畫。

屬於兩個人的計畫。

 

「今年因為課的關係、還有很多雜事擠在一起,沒辦法讓你度過你想要的聖誕夜,但明年,我絕對會滿足你所有要求。」握緊弗雷特里西的手,伯恩哈德將交扣的雙掌湊至唇邊緩緩的落下輕吻。「明年的聖誕夜,請讓我也跟你一起度過。」

 

弗雷特里西的睜大雙眸,看相自己的胞兄。

 

每年的聖誕夜,請都讓我陪你一起度過。

 

教堂鐘聲緩緩響起。

 

請讓我陪你,一起走過我們的人生。

 

歡呼聲成了背影,倒數的聲音紛至沓來,但沒有任何聲音能落入弗雷的耳中,傳入他的心裡。

除了伯恩哈德的告白,和他吻在自己唇上的溫暖。

 

弗雷特里西發誓,這一刻,他的心跳和伯恩哈德的心跳,混著教堂的鐘聲,同步。

 

 

--------------------------------

 

 

「不過聽說,一起聽過東海鐘聲的情侶不是分手就是分手了。」

 

在速食店裡,伯恩哈德伸手抹去弗雷特里西唇角的美乃滋,若無其事地,以一種黑色幽默的謬誤,緩緩地說道。

「嗚、咳!」才聽完哥哥告白宣言沒多久的弗雷特里西,喝入口中的檸檬紅茶沒能吞下去,卡在喉嚨不上不下,順勢噴了出來。

 

啊不就聽過鐘聲的情侶鐵分?

那在鐘聲前告白的他們!?

 

「那、咳、那你還帶我來做什麼!?」用力咳嗽,弗雷被嗆得眼角帶淚,看起來像是被逗哭了似的。

「傳說如果可以聽完東海一百下鐘聲,那今年他許的聖誕願望就會實現。」體貼的幫弗雷擦乾嘴巴,伯恩哈德又換了另一個話題。「所以你今年許什麼願望?」

「我、我?」咳著,弗雷順順氣,被伯恩的問題搞糊塗。「我許什麼願望?」

「是啊,許了什麼?」像談論今天天氣如何般的不重要,伯恩擦完弗雷的嘴角後用指腹緩緩摩娑他的唇。「你的願望?」

「…明年,一定要一起出去玩?」遲疑了一下,弗雷特里西不安地望著自家胞兄。

「呵呵呵…」默默地笑著,伯恩收回手。「吃完沒?我們去下一家。」

「喔喔,最後一口。」胡亂地把食物塞進嘴裡,弗雷特里西將垃圾一股腦兒掃進餐盤。「偶拿器丟!」

含著食物含糊不清的奔至垃圾桶,弗雷胡亂地將垃圾塞進垃圾桶,腦袋也胡亂地揪在一起。

 

他許了什麼願望?

他才不會告訴伯恩哈德,他其實最大的願望是能夠每一年都可以和伯恩一起度過。

 

---每一年、每一天,都可以待在伯恩身邊,就如同今年一樣…

 

他才不會告訴他其實自己聽完伯恩說喜歡自己的時候自己其實很開心…

開心到,就算下一刻死去也無妨。

 

為什麼要告訴自己情侶一起聽完鐘聲一定會分開呢?

早知道就不要來了…

那跟分手相違背的願望,是否也會一併無法達成!?

 

瞬間回頭,弗雷特里西慌亂的想找伯恩哈德,卻再回頭的瞬間,被伯恩哈德拉進垃圾桶旁邊的男廁,迅速關入其中某間隔間。

 

「…但是我們是兄弟,不是情侶。」含著弗雷特里西的耳垂,伯恩擁著弟弟,口中的話一字一字打入弗雷心裡。「所以我帶你來聽鐘聲,所以我希望就這樣,跟你一起到老。」

數分鐘前的鐘聲彷彿在耳邊。

弗雷特里西聽著自己的心跳又亂了拍數。

「我的願望就是…」伯恩的話消失在兩人的唇舌中。

 

 

弗雷特里西確信,下一年度,他們會一起站在武嶺的地標前,遙遠的聆聽那東海的一百下鐘聲。

 

聽那澄澈如兩人心跳的鐘聲。

 

 

FIN。

 

 

 

-------------------------------

 

欸嘿,鐘聲。

其實大學的時候一直有很多情侶一起去聽鐘聲,但我也一直有聽說一起去過的都分手了(大笑

這些略屬傳言,聽聽就好。

但是真的有聽到聽完一百下鐘聲,你許下的聖誕願望會實現。

不知道是真是假?改天自己去試驗看看吧(微笑)

 

去過東海幾次,就是沒能在聖誕夜跟大家擠一擠過。

文中寫的景象都不是真的,自然也不要去推究兩人到底是去哪家店吃…雖然可能在東別---其他的也可能有人猜得出來,但是架空小說,看官們看看就好,也別太在意了(抹臉)

 

這次寫的是大一發生的事情。

 

也就是說,香豔刺激的所有事情都是在大一這個重要的節日以後才發生的(被輾

多麼美好的日子啊(!?

我看我得去逃難了,希望大家能因為這篇文章而感受到聖誕節的氣氛。

再見。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