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時代背景

*出社會設定

*微悲向

*不適者誤入

 

 

 

 

開門。

弗雷特里西將鞋子脫在玄關,將手上的塑膠袋提著,緩緩走入房子。

「…伯恩?」開燈。「我回來了!」

 

滿屋子空蕩。

 

弗雷頓了頓,燦爛的笑容緩緩地消失。

手上的塑膠袋因為手的力量消失,緩緩地掉落在地板上。

血紅的蘋果滾了出來。

 

滿室空寂。

 

沙發上的報紙還沒收,

遙控器在出門前匆忙被使用,

急忙拉下的領帶斜躺在地毯上,

彷彿剛坐過的沙發、沉默的凹陷著。

 

弗雷將自己埋入沙發中,緩緩撫摸。

然後,

起身。

 

 

廚房。

弗雷特里西的天下。

 

還在滴水的藍色瓷杯倒扣在架子上,隔壁躺著的是成對的淡紫色杯子。

撫過沒有水的杯子,弗雷慢慢的,模擬著那個人的喝水方式。

拿起杯子的角度,

含著杯角的角度,

滑入口中的角度,

舔拭杯緣的角度…

 

模擬著、以略為遲鈍的樣貌。

 

將以乾的餐盤緩緩地擦拭。

模擬著那個人,勾著淡淡微笑的樣子,擦拭。

想像著那人身邊聒噪的聲音,告訴他今天的每件事情,一邊溫柔地擦拭著碗盤。

…直到兩人的事情都做完。

 

 

 

走進浴室。

扯下成對的毛巾,弗雷緩緩地將兩條毛巾纏繞,放開,再纏繞,再放開…

直到兩條毛巾都皺摺。

打結。

 

推開房間。

雙人套房臥室裡,陽台吹進的風讓吹連擺動。

沒有點亮檯燈的床頭,弗雷特里西拖著毛巾,拖著身體,埋入不屬於自己那一方的枕頭。

用力汲取另一個人的味道。

 

他是怎麼入睡的?

睡前總是還要再看一次書。

他是怎麼起床的?

總是比鬧鐘早起一分鐘。

他是怎麼度過在床上的每一刻的…?

 

以往想起來只有滿滿的甜蜜,而今卻只剩下刻骨的痛。

 

 

 

「…伯恩哈德,我回來了。」

 

滿室寂然。

 

「伯恩哈德,我回來了…」貼著枕頭的嘴巴,小小聲地吐出。

 

他總會皺著眉頭對自己說,怎麼那麼晚回來…?

 

「…我回來了。」手輕輕地握著對方的毛巾。

像是要告訴自己,或是告訴另外一個人,又或是,在等待回應。

 

回應的卻只有滿室的孤寂。

 

「---我回來了。」略大的聲音。

「我回來了。」再大一些的聲音。

「我回來了!」略微吼叫。

「我回來了!!」大叫。

「我回來了!!!」瘋狂大叫。

「我回來了伯恩哈德你到底去哪裡了-----」

 

聲音大到連隔壁都可能會來拍門,被弗雷埋住的枕頭已略濕。

 

回答他的仍是滿室的沉靜。

 

「伯恩哈德---」

 

痛哭。

 

呼喚著再也回不來的那個人的名字。

 

像掉落的蘋果一般的血紅,開在灑滿雨的大馬路上。

鐵灰的領帶是自己替他親手打上的。

出門前的咖啡是自己幫對方泡的。

 

不可能再聽到的「歡迎回來」。

 

「…伯恩哈德,我回來了---」抱著一切有著對方溫度的、氣味的物品,痛哭。

 

 

所以我,求求你。

別讓我離開你。

 

除了你,

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求求你---

---別離開我…

 

 

--------------------------------

 

「…雷、弗雷!弗雷特里西!!!」

 

猛力的拉扯讓弗雷特里西瞬間清醒,猛然抬頭。

窗外的陽光還沒冒頭,莫約五點鐘的天色。

身旁的伯恩哈德一臉凝重地望著自已,滿臉的汗水,兩手緊緊抱著自己,在離自己最近的地方。

 

伯恩,回來了?

 

猛力的抱住對方。

 

不是夢?

他失去的伯恩哈德回來了?

 

「怎麼了?」緊張的聲音。「弗雷?怎麼了!?」

「別離開。」緊緊絞住對方的睡衣。「求求你…別再離開…別讓我離開你…」

「我在。」沉穩而低沉的聲音。「不管你夢到什麼,都是夢…我一直都在,不會離開。」

 

睜眼。

猛然推開自家兄長,弗雷特里西忽然發瘋似的扯掉自家兄長的睡衣,全身上下用手撫過一遍,滿臉凝重,像是確認一般。

 

他說是夢…

他說那是夢…

伯恩哈德身上沒有傷口,沒有被車輾過的痕跡,沒有破掉的胸口,沒有破掉的眼鏡,沒有扭斷的手錶,沒有、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

 

「弗雷?」一起坐起身的伯恩扶著弗雷的雙肩,著急擔憂寫滿他向來風平浪靜的臉龐。

 

都是夢。

他剛剛做的,都是夢。

 

弗雷特里西用力抱住眼前的兄長,像要揉進自己身體一般用力,將頭用力靠在對方胸前,放聲大哭。

 

求求你。

別讓我離開你。

  

「不可以離開我…你不可以就這樣離開我…拜託你不要這樣離開我---」痛哭,失而復得的痛在眼前綻放。

 

他不要再嘗一次回家沒有人回應的感覺。

他不要看著滿屋子他的東西,但他卻不再這裡。

他不要握著他的毛巾,卻摸不到他溫熱的身體。

他不要躺在只有他在的床鋪,卻沒有人可以抱著他…

 

他不要,沒有伯恩哈德。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人生幾何,能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

求求你…

 

---別讓我離開你…

 

求求你---

---別離開我…

 

 

 

FIN。

 

 

 

---------------------------------

在後記之前,先推夏夏幫瓶邪做的PV。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F6Qnr5t8XA

這篇七夕文就是在這首歌,在這一段影片裏面,某張沒有形體的小哥幫吳邪摀住眼睛的圖,被打到的。

 

伯恩哈德的戲份略少。

因為我想寫的是弗雷特里西在失去伯恩哈德之後的那種痛。

雖然不是真正的失去,但那種刻骨的痛,卻是我想表達的。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求求你,別讓我離開你。

 

這大概是弗雷想對伯恩說的吧?

 

晚了一天的七夕賀文。

希望不會被追殺(笑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