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廣告用語

*部分內容與UL世界觀設定稍微不同。

*悲文注意

*不適者勿入

 

 

 

 

因為,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些東西是對他特別重要的。

 

 

脫去滿是鮮血的制服外套,他有些疲倦的抹了抹臉。

按下電視機下方的按鍵,伯恩哈德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往浴室。

沒有開燈的浴室,抽風機的聲音不見。

門外傳來聲聲的電話鈴,響了又響,轉入電話答錄機內。

 

「喂,是我。吃飯沒?」電話那頭的背景因抽風機聲超大,應該是在炒菜。

「沒吃飯的話就回來吃吧!今天幫你準備了你最喜歡的…」弗雷特里西的聲音漸小,伯恩哈德趴在洗手台上,緩緩的勾起唇角。

鮮血滴滴落入洗手台。

 

 

 

清晨。

 

比鬧鈴早響起的是弗雷特里西的聲音。

「伯恩哈德!不要再睡了!」若即若離的距離,沒睜眼的伯恩哈德將身體轉往聲音來源。

「太陽曬屁股了!今天不是有訓練?快起來!」一邊敲著鍋鏟,弗雷特里西的聲音漸去漸遠。

「…今天沒有訓練…只有任務---」雙手遮去雙眼,伯恩哈德緩緩反駁著弗雷的話,卻一點都沒聽見那熟悉的聲音對自己再說些什麼。

 

陽光透過玻璃灑進的熱度,讓伯恩哈德第一次那麼感謝清晨,卻也開始厭恨清晨。

 

 

 

纏繞整身的繃帶,伯恩哈德睜開眼,只看見滿屋子的白。

 

…醫院。

 

掙扎的轉動指頭,連些微動到關節都椎心刺骨的疼,卻還是執著的摩娑的無名指上戒指。

緩緩闔起眼睛,用滿眼底的黑,蓋去滿屋子的空白。

 

「不是叫你要小心!?」弗雷特里西氣急敗壞的聲音吼叫著。

「…我有小心。」低沉的聲音參雜了些微的斑駁,伯恩哈德回嘴著。

「你看看你,肩膀又受傷了…還有沒有別的地方?我看看?」弗雷的聲音緩緩沙啞,越來越遠。

「…這次不只肩膀,身體,還有看不見的更多地方…」低喃,伯恩哈德偏過頭,將臉埋入枕頭內。

「弗雷…你看不到嗎…?」

 

房間外,白百合滿走廊。

 

 

 

撐著脫節的身體,伯恩哈德撇下所有人,獨自走回他們的房間。

 

「我回來了。」

拍開燈,滿屋子的空寂。

「你回來了!」弗雷特里西的聲音從廚房傳來,但那熟悉的臉龐卻未從裡面探出。

「今天做了你最喜歡的湯,還有難得的炸物喔!趕快去把…」

「…把血洗掉,趕快來吃飯了…」跟著聲音同步,伯恩哈德埋入手掌中,搖搖欲墜的身體靠著門,一點一點的跌入地板中。

 

他的聲音都在,一點都沒變。

停止在那遙遠的十三年前,沒變過的開朗陽光。

支撐著他度過每一日。

 

…即使看不見他。

 

這是弗雷特里西再也回不來的那天,聯隊的夥伴交給他的。

這是弗雷交代,必定要交給他的,最後的物品。

 

弗雷用自己的聲音,記錄著兩人的每天。

原本是送給他的,紀念日禮物。

卻成了他回不來的遺書。

 

再次摩娑手上的戒指,弗雷擔心的聲音緩緩流洩。

和著自己的聲音,伯恩哈德幾乎快聽不見對方的話語。

與依稀看見那個人,緩緩勾起的笑。

 

弗雷…

 

你 可曾記起,他 有多愛你?

 

抹去的鮮血底,倒映著那人燦爛的微笑。

 

微小到幾乎快忘記的種種記憶,每天每天,像是從傷口中用力刨起的甜蜜。

是甜蜜,但卻是伴隨著刻骨的疼痛。

 

時時刻刻提醒他對方的離去,

卻又一邊替自己重溫著有他的日子。

 

每天清晨的呼喚。

每天回家的回應。

受傷時的關心…

 

看似不清楚的小事,以為自己以為已經忘記的每個小小的動作…

不經意的淚水。

掉落在他發誓過不讓對方擔心的臉龐。

 

模糊視線,伯恩哈德放任自己,再次沉溺於對方的聲音中。

 

 

有些東西,雖然不珍貴。

但對某些人而言,卻是唯一的依靠。

一輩子,最重要的,活著的,憑藉。

哪怕不能再次相見。

 

---那是,你的話語。

 

 

 

FIN。

 

-------------------------------

再開頭之前,希望大家可以先看看下面的廣告。

一支足以撼動撼動人心的廣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hbrGBOq4ow

 

然後,你該起身去抱抱你的父親了。

 

這是香港的電信廣告,卻足足讓我痛哭失聲許多次。

有些記憶平凡到幾乎看不見,微小到你幾乎眨眼就忘記。

但卻會再失去的那瞬間,用力翻起一切。

 

在失去前,好好把握吧。

這是這一篇,想告訴大家的話語。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