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性轉換**

**不適者請忽略**

**強烈灣中請注意**

**無政治意味**

**套用部分歷史**

 

 

 

小灣生病了。

昨天早上只覺得有點不舒服,喉嚨怪怪的。

才想說可能是話說太多,隔天早上就下不了床了。

全身發冷。

口乾、舌燥。

還有,突如其來的想落淚。

 

生病的消息一發佈,熟人幾乎都來看過了。

只會吃漢堡的金髮白癡、妄想精靈症眉毛、帶玫瑰的大叔、整天想納全世界為後宮的水管和水管恐怖妹妹、亞細亞家的哥哥、住在那人家的小香…

都來了。

不論熟悉與否都來了。

卻唯獨少了他。

 

她還記得小時候生病時,她也是這麼一病不起。

勇洙哥哥總笑她,平常野得跟猴子一樣,一病就軟了…

「也只有在生病的時候才像個女孩。」

才說完,就被大紅掛袍的他,要菊哥哥攆出去,別擾著她養病。

然後,輕手輕腳的端出闇黑如墨的藥汁,要她趁熱喝下。

親手替她抑好被子,在她身邊片刻不離的陪伴著,直到她深深入睡。

隔天,藥到病除。

又是條活小龍。

 

冷意竄上。

忍不住的抖了起來。

她知道自己要吃藥,要吃東西,身體才會好。

但渾身無力的她冷汗直冒,連說話的力氣都使不上,哪可能再談起身?

上司也不知跑哪去了。

她想吐,也好想哭。

為什麼那個人不來找自己呢?

她知道他們之間有太多複雜,不是說來就可以來的,但她還是忍不住想鬧脾氣。

明明全世界都知道她生病了,她感冒了,為什麼他還不肯來找自己…

看看自己也好啊。

不是說最疼自己?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解開強迫自己長大的面具,放縱自己如孩童般放聲大哭。

眼淚順著紅燙的臉蛋掉下,她用力放縱後,昏沉睡去。

 

「…小灣?小灣,起來吃藥喲!」

她揉揉眼睛,乖順的想起身,卻仍舊全身無力。

「耀…」哥哥…

喊都喊不出聲音,愛哭的眼瞬間又積滿淚水。

「乖乖…」紅袍的那人淡笑,帶了抹寵溺的憂心。「來,喝個藥才會好起來喔!」

輕輕的擁她入懷,紅袍的那人緩緩的把桌上的碗取過,小口小口的餵她喝下。

病人最大。

於是她用力的窩入他的懷裡,小小的撒嬌。

「哥哥…」

「嗯?」

「苦…」

紅袍人淡笑,取過帕子將她口邊的藥汁拭去。

「良藥苦口哪…」他將殘餘的藥汁餵完,「才會好得快呢。」

她努力的、聽話的將藥吃完,卻仍是懶懶的賴在那人懷中。

小手緊抓著不放。

「小灣?」

「哥哥獎賞…」小眼眨著,凝視。

「啊…」紅袍的人愣了愣,笑。「瞧我這記性。吶!」

小紅錦袋包著的仙楂糖。

「乖乖吃完藥的獎賞,是不?」

她漾笑。

讓他餵糖入口,在把剩下的糖放入她手中推好。

她偎著他,偎得更緊。

「哥哥別走…別拋下我……」

「不走…哥哥在這不會走…乖…」

他柔柔的聲,暖暖的身,取代了每每生病時落的淚,溢滿全身。

沉沉入睡…

 

她猛的驚醒。

環視四周,仍是自己熟悉的家,才發現全都是夢。

夢見自己以前生病時的他…

太懷念。

懷念他為自己煑的藥,抱著的懷,柔的聲,淡的笑,給的糖…

一切一切。

都太想念。

所以才落淚,才夢見…

 

抹去淚,她提醒自己該振作了。

既然身體已經好多了,就該起床工作了。

一抬手,卻猛然發現應該是空著的手緊握著紅錦袋,袋內有著小小的仙楂糖幾許…

 

 

FIN。

 

 

----------------------------------------

 

 

舊文,現在看來還有很多地方該修。

就將就一下吧(掩面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