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官方打臉嚴重

*請小心食用

 

 

 


他聽得到「他」在想什麼。


這並非出於本人意願,而自動取得,就像聽得到人與人之間的對話一樣。
沒有絲毫的不正常。


「他」總是嘟囔著,要他不要偷聽就好了。
但卻從來都沒有察覺,也不可能察覺,他怒瞪的紅眼裡,淡淡地寫著的那抹哀愁,和幾乎不被發現的濃厚佔有慾。
被打的人,總是低著頭的,不是嗎?
再怎麼會觀察,也看不到的。


他只聽得到,也只聽「他」在想什麼。
暗含著監視的意味,他不喜歡這樣。
明明有選擇權的,他卻執意要自己來當這個角色。


只有他有資格當這個角色。


只有他。


----------------------------------------


「...他要回來了」在眼前的男子,輕輕的道。
恭敬的站在男子身前,他不卑不亢的點頭。
他知道男子口中的「他」是誰...
他比誰都要清楚的「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的「他」。


他,要回來了。


「你知道我找你來的目的嗎?」

抬頭,對望。

火紅的眼中,暗藏的並非疑惑,而是渴望。

「這是他本來的代導人。」指著桌上的照片。

細細的瞇起眼。

他認識這個人,但只有一面之緣。
大學部的學長...「他」的代導......?
直接安排的麼?


男子沒有理會他的目光,繼續說道:「但,我和鏡扇討論之後,決定換成你來當他的代導。」
瞬間將目光移開照片,他的眼底有著小小的驚愕。
他...來當!?
做了那麼多的準備,雖然早已料到會再次重逢,但卻萬萬想不到,第二次近距離的接觸,那麼快就到了...
想起那小小的、呆愣的、奮不顧身的幼小身影,他淡淡的搖頭。
片段的回憶捲上,幾年前的、千年前的、甚至跨越千年的數的「他」,一幕幕,如在眼前。
他想忘也忘不掉的回憶。
那狠狠的肯食著他心靈他的意志他的血脈的那股不捨那種疼痛。
不願意放棄的一切...
接續那一切的現在,要來了?


「還有一個任務...」
男子的話勾回他的意識。
「你必須監聽他的內心。」


漂亮的眼瞬間睜大,再收縮。
他知道的...
因為「他」是「妖師」...必須掌握「他」的一切,包括內心。
極為不人道。
而且也很諷刺很不公平,但是他卻不能幫「他」反駁什麼。


看著他,男子的嘴角輕輕的上揚。
「還是,你要找人來接這個任務?」
「不,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了。」一秒回絕。


與其讓別人聽到他在想什麼,不如讓他來吧。
或許,千年前的錯誤,就會因此不再重創,更古老的痛,不會再次重蹈覆轍...
雖說,「他」現在那個樣,說不定和千年前的他一樣,甚至更麻煩。
但是,只要是「他」,再麻煩,他都願意去做。


停不下來也無法關閉「他」傳來的思路...不管再遠都接收得到。
難過的,痛苦的,快樂的,開心的...
是否這樣,就能達到心連心的地步?


----------------------------------------


看著「他」的學籍資料,那雙清澈的黑眸,仍舊清澈。
一如千年前,或更遠到那遠古以前的時光裡的那雙眸...
「褚?...褚......」輕輕的撫著照片上的像是撫弄本人一樣。
那緞帶似的髮是否依舊?
那無邪的笑容是否常在?
照片上的樣子,比起兒時的「他」,更接近他記憶中的那抹身影。


他想守護。
不論這一次,「他」的抉擇為何。
他發誓,他會用他的全部,去守護「他」。
他要做到當年他沒能做到的事情。
他不要讓那雙眸再次寫上悲傷,再次無力的撑著笑,再次不由自主的闔上眼。


記憶中的祝籌文,他依舊記得清楚。
每次,每次的祝籌文,他都是這麼刻上去的。
混著淚,一筆一筆的,親自刻上去。
但這一次,不會再是他為「他」刻上了。


他發了誓的,會保護「他」。
他發了誓的。


早在前年前,甚至更古老的那歲月裡。
他,
發了誓。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