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官方打臉嚴重

*請小心食用

 

 

 

 

 

「他」出去了,病房內再次沉靜。

不習慣的沉靜。混著淡淡藥水味。

似乎自從「他」來了之後,他就養成了動不動就聽到聲音的習慣。「他」一走,反而怪怪的。

 

 

血紅的眼看向自個兒搭檔。

「你故意的吧?」一開口就是冷。

「嗯?」習慣笑著的臉讓那個笑更有故意的味道。「什麼?」

「那時候不走。」望向門口,他聽到「他」的聲音…在喚某個熟人。

「…」自家搭檔顯然也是聽到了,沉默了一下。「哪時?」

 

 

…跟他裝蒜?少來!

都是老搭檔會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爆炸前。」紅色的眼又飄回隔壁床。

「呵呵…」笑著偏頭。「你自己也不一樣?而且效果還不錯嘛!人都跟來看你有沒有事了…既然他都來了,為啥不讓他在多待一點?我是不介意啦…呵呵呵…」

著紅色運動服的搭檔笑的燦爛,和他的臉色明顯成對比。

他是不想看到「他」擔心…

「他」跟上來,自己固然高興。證明對方無時無刻想著自己…但是,「他」臉上的表情…

看到「他」臉上擔心著急的表情,他就很想叫自己去死…

又讓「他」擔心…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是這麼擔心他,擔心所有人。

擔心到後來甚至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只為了救所有的人而放棄生命…

他不要再看到「他」這樣子…

「他」的臉,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只適合微笑,其他的都不適合「他」。

包括那嗜血的心疼表情…

 

 

「哼!你家那隻不也是來了?」中斷自己的思考,他冷冷的回話。

他可沒聽錯「他」在門口的叫喚聲。

只要是「他」的話,他從來不曾聽錯過!

「…」蒼白的臉上,微笑消失又瞬間補上,彷彿什麼表情都沒改變過。

「是說你為了引他注意而花那麼多心思讓自己搞的那麼狼狽,實在有點蠢…」

誰不知道那個人從早到晚目光只會放在這搭檔身上,從沒移開過?有必要為了這個讓自己多受傷來證明醫療班的強大?

還是只是單純的想讓對方擔心?

有點可笑…但他無法批評對方…因為自己同樣可笑。

只為了看「他」那一瞬間的心疼,卻讓自己痛到連呼吸都不順…胸口的地方,就算外傷好了卻還是隱隱作痛…

 

 

「不夠…」笑容變得勉強。「還不夠啊…」

知道那個人目光從沒移開過,但也只止於此而已…

就連剛才,也只是在外面看著躲著不進來…

有那麼困難嗎?自己也不過只是希望對方的一個笑容…從哪時開始,兩人之間變的如此複雜了?

不知道…連自己也不知道…

看著那個人在看自己時的目光,在說話時的怯懦…

卻沒有勇氣再進一步。

所以,更希望對方永遠不要在放開目光。

連進一步的接觸都沒有,那,這一點小小的希冀,總是可以達到的吧?

希望對方,再也不要放開目光…對自己戀幕的目光。

或許正是如此,所以要讓自己浴血也在所不惜。

天知道那時看到跟自己近乎相似的面孔站在另一個人身邊時,自己有多憤怒。

憤怒到差點毀了那裡…

這一點小小的心思,對方可明白?

 

 

「坦白說清楚不就好了?」他躺下,銀白的髮散滿枕。

是自己的搭檔,在想什麼。會想什麼早就是共識。就像對方清楚自己總是想「他」一樣。

為了那個人,搭檔甚至不惜用生命下注,當對方的替身,為的就是希望能讓對方平安。

在不知不覺中替對方暗暗做好很多事情…不希望對方發現,只希望對方真的安全。

這一點心思,他怎麼會不明白?

那時在鬼屋,搭檔會願意站在原地讓那個人刺,要的不過是那個人在知道真相後的表情罷了…

不過那時有某個笨蛋腦抽筋突然衝出來送死,讓他差一點氣瘋…

果然…不管過了多久,「他」還是一樣…

一樣的,一心只想著他們…

 

 

「可以說清楚就說了,還用像現在這樣嗎?」苦笑。輕輕低下頭。

很多話,並不是三言兩與就可以結束的…就像他和「他」之間一樣…

「對了,你看今天的事怎樣?」瞬間,轉移話題。

「…」紅色的眸看向轉移話題的人。「……開始了…跟你今天早上說的東西差不多了吧?」

「我想也是…」搭檔點頭。「要更小心了。尤其是你家那隻…他和之前已經不一樣了,很多東西還不能適應,自己看好他啊!」

「不用你說,我自己知道!」冷眼一轉,盯著房門看。

「呵呵呵…」笑笑,不說話了。

有很多事,知道就好了。不必多說…

多說亦無意啊…

 

 

「喀嚓。」門開。

「唉唷?不錯嘛…都沒有跑掉。很好很好…來點獎勵如何啊?」套「他」的用詞…某個土著進來了,笑得一臉邪惡。

「哼!」撇開頭,「不用了,謝謝!」

隔壁床的搭檔恢復正常版微笑。

「我也不用了。」

「啊…是嗎?」

略帶可惜的聲音,在怒目下消失。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