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連載文章,不適者請上一頁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一.寂寞與熟識

 

 

當他開始有意識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在惡人谷裡面了。
沒有人願意告訴他他是從那兒來的,也沒有人想告訴他他的父母是誰,也沒有人有時間告訴他。

這件事情,成了一個謎,也是一個秘密。

從有意識後就一直待在他身邊教導他的,是叔叔伯伯們。他們就像是自己的親人,也只有他們會照顧他。
於是,小魚兒就跟著叔叔伯伯還有姑姑一起生活。他們要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雖然有時會害怕,但大人們總是為他好。
怕?習慣就好了…
任何事情都是要先習慣的…。

只是,偶爾一閒下來,他就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
少了些…什麼…?
他說不太上來,像是少了另一半。

……另一半!?

小魚兒剎那回神,啞然失笑。

怎麼可能…

從草地上悠悠哉哉的爬起來,他往屠嬌嬌家的方向走去。
他啊…連自己的爹娘是誰都不知道呢…

猛的,狂笑出聲。

還用說另一半?未免太可笑…真的太可笑。

現下他該擔心的,應該是這個月快結束了這件事兒。其他事都比不上眼前的這把火來。
啥火?
不就是月底了,又要輪到去杜伯伯家的日子了。一想到這兒,心裡不免還是有些害怕。但怕還是沒用,到底還是非去不可的…
只是一想到杜伯伯的板子,他就忍不住…
唉唉…得快點回去才行…在這兒想這麼多也沒有用,該發生的事情還是會發生的,不如快點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才是。

在這兒發呆太久,被屠姑姑知道就糟了…

幾天後,小魚兒還是乖乖依照慣例搬到杜殺家外面的小屋去住。
午膳過後,杜殺帶看似悠悠哉哉的他直接進屋子裡,往後面的小屋走去。
小屋裡有條狗,而杜殺卻只給了他一把小刀,其餘的什麼也沒說。

刀?小魚兒左右翻看刀子,好奇的望著杜殺。

拿刀做什麼?這兒又不是笑伯伯的客棧。

忍不住,他開口問著從來沒笑容的杜殺:「伯伯…刀…做什麼用呢?」

為什麼要給他刀?
這才是重點。

「刀是用來殺人,也是用來殺狗的。」杜殺沉聲回答,但也只答了一句。
「還可以用來切菜,切紅燒肉,是嗎?」他想起了前陣子在笑伯伯那兒,笑伯伯教他的東西。
「這不是把切菜的刀。」杜殺冷冷的望著小魚兒,懷疑哈哈兒底教了他些什麼。
「我不要這把刀,我要切菜的…」小魚兒盯著杜殺的眼神,小聲的抗議。

他拿這刀作啥?
現在又不能切菜切肉,總不會叫他切狗吧?

小魚兒打了個冷顫,不動聲色的抖了抖。

以杜伯伯的個性,是很有可能的…

杜殺最討厭的就是話多和吵鬧。
聽不見小魚兒的心聲,也沒多注意他的動作,他沉著聲赫到:「莫要多話!去將這狗殺了!」
微怒,因為小魚兒犯到他的禁忌。

…還真的被他猜中了……
小魚兒真不知該說自己料事如神還是烏鴉嘴好。
真的是殺狗?

沉默了一會兒,他左思右想仍然不了解為何要殺狗。
是狗兒做錯了什麼嗎?

「這狗若不聽話,打它屁股就好了啊…何必殺它?」小魚兒又再次提問,完全沒發現杜殺動了怒。

他自己做錯事時,屠姑姑也是這麼做的啊!更何況這狗兒可愛,也無辜。他…他不想殺……也殺不下手。

「我教你殺,你就殺!」杜殺真的動了怒。

這小子今天造反了?敢不聽話?

「我…我…我不要…」小魚兒語帶哭音。

狗狗又沒做錯什麼事情…

「你不殺?」杜殺揚眉,盯著小魚兒一會兒。見小魚兒仍不改其志,淡淡的瞇起了眼:「好。」

下一秒,杜殺人已站在門外,反手快速的帶上門。
喀嚓的一聲,把門反鎖。
小魚兒愣了一秒,衝上前用力的拍打門:「杜伯伯,讓我出去…我要出去!!」
「殺了狗才准出來。」門外的杜殺慢條斯理的說著。
「我殺不了牠…我打不過…」
「打不過牠?」杜殺冷哼,「那就讓牠吃了你吧!」
冷笑再起,杜殺再也沒管門內的哭鬧聲,只任憑小魚兒哭累了,自己開始想辦法。

以小魚兒的智慧,這隻狗是不算什麼的。只要小魚兒有心,哪怕是十條狗?
現在,要練的,是小魚兒的膽和狠。唯有如此,未來長大後,他才能真正成為名副其實的大惡人。

門內的小魚兒靠著門板哭著哭著,像是知道杜殺真的狠下心來不理會他似的,慢慢的停下了啜泣。
席地而坐,他盯著對面的狗瞧,一臉的戒備。

應該…應該不會怎樣吧?

雖然有點害怕,但見狗兒沒啥殺傷力,小魚兒便又自顧自的開始發起呆來。

似乎要有什麼的…但他卻抓不到那種感覺…在哪兒呢…?在哪兒…他好想念好想念…
想念什麼…?
沉沉的問自己。
無解。
但他還是想念。無法克制自己的思量著那個見不到的東西…真是奇怪啊…

突然,肚子突兀的發聲。
看看外頭的天色,小魚兒才猛然發覺已經快要子時了。
時間過那麼快…
偏頭想想,也對。畢竟他吃過中飯就被丟進來了,早上又練了點功…不餓也難。

眼前的狗兒趴著,眼兒一閃一閃的望著小魚兒,發出低低的哀鳴聲。

牠也餓了吧?

看著面黃肌瘦的狗兒,不難猜到牠餓幾天了。

「小狗小狗…」小魚兒低聲的嘆了口氣,「你莫要叫,我也沒有吃的。」
狗兒聽不懂人話,只是一個勁兒的嗅著。小小的鼻子朝著他狂嗅,紅紅的舌頭吐出,叫聲更大,也更低沉了。
「你…」小魚兒驚覺危險,快速的起身,慢慢的退後,往牆上靠著。手上的刀握得死緊。
「小狗小狗…我…我餓了,不想吃你…你,你餓了,可也不准想吃我!」

他已經怕到連自己在對牛彈琴了都不曉得…

狗兒一步一步,緩緩的靠近。終於,大吠一聲,撲了上來。
「我…我的肉…不好吃…不好吃!!」小魚兒大叫,害怕得用力閉上眼睛,握得死緊的刀也同時用力得往狗兒身上砍去。

狗兒疼,咬他;他疼,砍狗兒。
一人一狗叫聲越來越淒凓,越來越大聲,也越來越頻繁快速。
小魚兒痛,他的胸口似乎被狗兒抓傷了。
但他沒時間去細看,只覺得傷口又疼又辣,連眼淚都來不及掉,只知道用力的.快速的揮刀。
溫熱的鮮血灑了他滿身,狗兒的哀嚎聲在他耳邊不停的響著。他只是用力的砍著,用力的砍,直到狗兒在也發不出聲音,他也無力再揮刀。
危險過去,理智才回籠。

無聲的落淚…他為了自己的性命,殺了一隻無辜的狗兒…

但為了保命,他不得不這麼做…
對不起…

默默的落淚,小魚兒全身疼得無法起身出力。染滿身的血,也分不出究竟是狗兒的,還是他自己的。

門輕輕的被推開,杜殺走進來。
小魚兒抬不起頭來,只能用聲音判斷。趴在地上,不停的喘息。而流滿面的,也非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了。

狗兒死了…如杜伯伯的願,而他卻被杜伯伯送到萬叔叔那兒去了。

 

 


好累.好累…
裹著藥,小魚兒的意識漸漸消失,放任自己沉沉的睡去。

再次睜開眼睛,小魚兒發現自己做在一片草地上。

他剛才不是還在萬伯伯的房子裡嗎?

疑惑的問自己,小魚兒抓抓頭。
檢視著身體,發現方才受的傷全部都消失了,連痕跡都沒留下,彷彿剛才在小屋內的一切,不過只是他做的一場惡夢…

哈哈,有可能麼?

小魚兒自嘲的笑笑,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解釋現在的情況。輕輕的躺下來,讓習慣了的青草在身上撫摸著自己。
難得的悠閒時光,但他卻一反常態的沒發呆,而是開始等待。

等待什麼?

連他自己也不曉得要等待什麼,只是有股莫名的感覺,要他等待,靜靜的等著…
那種感覺,剛開始只是淡淡的,但到後來越來越強烈,強烈到讓他覺得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時,小魚兒聽到腳步聲。

乘風而來,快速的輕功。
身形在草地上飄舞著,不留一絲痕跡。

有人哪…

小魚兒提起全身的戒備,專注於來人身上。

背後,有人…

叔叔伯伯們長期的訓練,讓他不用轉身,甚至對方還在千里之外就讓他感受得到有人。

那人在快到他這兒時,突然停下腳步,慢慢的向前行,但腳步卻仍舊輕盈.快速,幾乎沒有任何聲音。

小魚兒偷偷屏住氣息,待來人只剩下一步時,猛然起身,迅速回首。

煞那,小魚兒愣住了。

 


而身後那張白淨的臉龐也同時,愣在原地。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