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誤入

 

 

 

 

  三.初次見面
  
  
  
  他愣住了,但那股感覺告訴自己,眼前的這個人,就是自己所缺少的另一半。
  
  「你…是誰……?」小魚兒拚了命的忍住心中的喜悅,顫抖著嘶啞的聲音緩緩的問著。
  「那…你,又是誰?」把問題回拋給小魚兒,花無缺也同樣無法讓自己身體的顫抖恢復。
  「我……?」小魚兒再也忍不住衝動,用著顫抖的手撫上眼前和自己極為相似的人兒。「我…就是你啊……」
  花無缺伸手,輕輕覆蓋上小魚兒的。
  兩手交疊,他們感受著從彼此身上傳遞而出的體溫,久久不能言語。
  「…我怎麼會是你呢……?」花無缺將額緩緩靠上小魚兒的額,笑著打破沉默。
  
  小魚兒也跟著笑開了,和著花無缺的笑聲,形成一種莫名的感動,在心底環繞不止。
  雖然話是這麼說的,但在兩個人心中,卻都彼此認定了對方就是自己,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失去了很久很久的另一半。
  沒有任何人懷疑。
  
  
  
  「欸,對了,你是怎麼來這裡的?」
  兩個娃兒悠閒的一起坐在草地上閒聊,小魚兒突然想到此事,轉頭問對方。
  「我也不知道…」花無缺微微偏頭,想了一下。「我只記得大姑姑說要跟我驗收上次教的功夫,讓我我跟大姑姑對打。然後大姑姑不知為何突然出手用力打我後,我眼前一黑,就暈過去了。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我人就已經在這裡了…」
  「一掌喔…」小魚兒想到杜殺發狠殺人時的樣子。「我想,你姑姑一定很厲害!」
  「對啊!她是我們那兒最最厲害的人了!」花無缺驕傲的笑了。
  「我叔叔伯伯也很厲害喔!」小魚兒也跟著說道。「不過,他們有一點奇怪,很喜歡我去害人。只要一害人,他們就會很開心。可是只要我一天不害人,他們就會很生氣…」
  「好奇怪…」花無缺偏著頭,看著小魚兒。「害人不是不對的嗎?」
  「是啊,是不對的。」小魚兒點頭,「我也不想害人…被害的人好可憐,哪怕只是一點點小麻煩。但是真的很可憐,所以我都盡量的補償他們。因為如果不害他們,到時候我很有可能被欺負。我們那裡很奇怪,大家都欺善怕惡的,就連叔叔伯伯們也一樣。但是,他們是裡面最厲害的人,被他教出來的我好像也因為這樣,比較多人喜歡找我麻煩,所以我也不能不照著叔叔們的意思去害人,不然被整的就是我了……」
  「好可憐,怎麼會這樣?」花無缺撫著小魚兒的頭,輕輕的說著。「不過,你還可以這麼替人想,真的很善良…」
  「我……我只是覺得他們很可憐………」小魚兒低頭,想起那一次害人家差一點活不下去時,心裡陣陣的難過感。只有那一次,他做了好事。後來,他就再也不做大壞事了。就算真的做了,他也會偷偷幫助那人。
  「真的很不一樣耶,我說你啊。」花無缺笑了。「跟我認識的人都不一樣,很特別。」
  
  讓他想起了他後花園的魚,似乎,也是這個樣子……
  
  「嗄?」小魚兒會不過意來,傻呆呆的望著花無缺。
  「沒有,沒什麼。」花無缺還是笑著,但卻把這個當作心裡的秘密。「對了,差點忘了問。那你呢?你又是怎麼過來的?」
  「我喔…」小魚兒想到杜殺後院那頭惡犬,害怕的抖了抖。「我是因為杜伯伯把我關起來,要我去殺一隻狗…原本我不想殺狗兒的,因為狗兒又沒做錯事情。但是後來狗狗好像很餓,想要咬我,所以我就趕快跑,不讓狗兒咬到。但後來狗狗卻奮力撲上來咬到我,我好痛好痛,不得已,只好把狗狗殺掉了…」小魚兒喘了喘,縮起身體。
  「後來狗兒死了,我也因為受重傷而昏了過去。等我再醒來之後,我已經在這裡了。」
  「狗?」花無缺不解的問,「為什麼要你去殺狗呢?」
  
  花無缺不懂。
  
  「我也不知道…」縮著身體的小魚兒顯得更加嬌小而可憐,「而且,那狗…好,好可怕………」
  一想到那狗兒撲向自己的樣子,小魚兒就忍不住顫抖不已。
  
  花無缺見狀,輕輕拍著小魚兒的背,讓他朝自己的方向更靠近一點。
  
  「沒關係,以後我給你靠!」花無缺自信的笑著。「我現在已經學會很多很多了,但是都是很普通的基礎功夫。不過姑姑以後,還會教我更多厲害的招式,等我學會以後,我就可以保護你了!」
  「那不是還要很久嗎?」小魚兒從花無缺的臂彎裡偷偷露出頭,怯怯的問。
  
  他回想著每次杜殺教他新的招式時,他都要學上好一陣子才能真正體悟到那招式裡蘊藏的獨門訣竅。
  
  「不會!」花無缺心疼的撫著小魚兒的頰。「我會每天一直用功的練功,然後趕快學會!小姑姑說我很有慧根的,所以我一定會學的很快很快很快,這樣就能趕快來保護你了!」
  
  看著花無缺自信的臉龐,小魚兒不自覺的,跟著花無缺一起漾出了笑容。
  
  不管他可不可能保護得了自己,此時此刻他都感到十分的窩心。
  
  「謝謝你…」開始被訓練後就鮮少撒嬌的小魚兒握住了花無缺的手,露出了原本這個年齡應該要有,卻已經消失已久的孩子般的純真表情,望著花無缺道:「那,你以後跟你姑姑練習時,也要小心唷!不要受傷了。受傷很痛的!」
  
  他也曾經挨過杜殺的掌,所以他知道那種痛。大概可以痛上一整個月還下不了床的痛吧!而且一個不小心,還會留下後遺症。
  
  「當然啦!一定會小心的。」回握住小魚兒的手,花無缺說的肯定。「你自己也要小心哪!要是你伯伯要你再去做一些危險的事情,也盡量不要讓自己受傷了……」
  
  「嗯!我會的!」
  
  雖然他還是會怕狗,但他會努力克服的。
  再說,下次練習時,杜伯伯也不一定會叫他再去殺狗兒呀!
  
  小魚兒想了想,輕輕的揚起一抹放鬆的燦笑。
  
  看著小魚兒好不容易恢復燦笑的側臉,花無缺不自覺的把聲音放柔了。
  「雖然我沒辦法在你困難的時候及時出現在你身邊…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永遠在你心底最深處默默支持你。」
  
  握著手中溫熱的體溫,看著他堅定的溫柔笑容,小魚兒也不自覺的柔柔笑了…
  
  是的……
  這是他失去的,另一半………
  他一直在找尋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