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勿入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四.信念

 

 

 

  
  一覺起來,大半天過去了。
  他還沒睜開眼,就可以輕易的察覺自己全身的傷。
  痛得幾乎讓他睜不開眼睛的外傷,和一種從胸口傳出來的,異常奇怪的疼痛。
  他記得自己胸前沒被抓傷的,但卻比其他抓傷都要疼得緊。
  
  睜眼,環視四周。
  他躺在萬春流家的小床上,動彈不得。
  努力的伸手,他探向自己胸前,果然沒有傷。
  
  那疼是從那兒來的呢?
  
  小魚兒偏頭細想,忽然想到「他」說的話……
  
  我跟大姑姑對打,然後大姑姑突然出手用力打我之後,我就暈過去了。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在這裡了…
  
  會是這樣嗎?
  這是「他」受的傷嗎?
  如果真是如此,那他以後要更加小心些才好。
  這樣「他」才不會因為自己的關係而痛。
  而他也可以確定,剛才確實是在夢中了………
  
  想到此,小魚兒不禁惆悵起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才可以再見到另一個「自己」。
  
  
  靜養了半個月的傷,才方能下床走動,杜殺就來把他帶走了。
  
  萬春流沒攔人。
  只是看到杜殺要走出門時,不帶感情的默默吐出一句話:「未滿五歲,方為幼子。」
  杜殺頓了頓,瞥了萬春流一眼,拎著小魚兒依舊頭也不回的走掉。
  
  
  再次把小魚兒丟入之前的屋子裡。
  因為是才剛剛發生的事情,所以更加的刻骨銘心。小魚兒的身體不自覺的暗暗顫抖,但長久以來的訓練,卻讓他的表情依舊無所謂。
  但這一點點細枝末微的動靜都沒能逃過杜殺的眼睛。他冷哼一聲,眼底的思緒被深不見底的墨色染黑,看不出一點頭緒。
  沒說半點話,杜殺只是乾脆俐落的推開掩起的門,然後再次望向小魚兒。
  
  出現在小魚兒面前的仍然是狗。更大隻.更凶狠.更恐怖的狗兒。
  但小魚兒卻怕到連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
  
  望見小魚兒的表現,杜殺只是一貫式的冷冷開口。
  「那把刀,你可帶著了?」
  
  小魚兒僵硬的點點頭,原本因病而白無血色的面孔變得更加蒼白。
  
  「好。」杜殺滿意的點頭。「那將這狗也殺了。」
  
  又要殺!?
  小魚兒驚恐的抬起頭,眼底寫滿了不可置信。
  雖然早已經有預感,但是在真正聽到杜殺證實之後,他反而覺得不敢相信。
  
  杜殺盯著小魚兒的眼,用一貫的冷漠回應的對方。甚至不用開口,就直接用眼神詢問對方有什麼意見。
  
  「但…」小魚兒讀得出杜殺的想法。沒法回應的他只好轉移話題,以非常不自然的口吻轉移。「………這狗…好大…」
  
  依舊面無表情,杜殺甚至只是瞥了小魚兒一眼。「你害怕麼?」
  
  不怕他會問麼…
  小魚兒覺得杜殺有點故意,但又不得不回答。
  輕點頭,小魚兒承認:「怕的…」
  
  意料中的回答,只是孩子給他的感覺太過於平靜。
  杜殺眼兒微瞇,不透露出他的思緒。迅速的轉身,反手再次扣上門。只在臨關門前留下一聲聽不出思緒的怒斥:「沒出息!」
  
  ………沒出息嗎…?
  小魚兒無助的靠著門板,對著不遠處正在向自己低吼的狗兒無聲說道。
  顫抖著,但心裡想到的,卻是另外一個自己,而不是如何殺狗。
  很奇怪。但莫名的情緒又上來,讓他只能對著空氣向內心的自己說話。
  
  你一定想不到吧?杜伯伯,他又要我來殺狗了…
  你說過,你會在我旁邊陪著我的,不管什麼時候,對吧?雖然你沒辦法出來保護我…
  
  拿出刀,小魚兒盯著大狗的動作,等待牠移動。
  
  所以,我會加油的。
  因為你,在我身邊陪我。所以我會加油的。
  我答應你要加油了,所以我會更加油。
  
  良久,狗兒見小魚兒不動,漸漸耐不住性子,開始低吼著並且撲上來。小魚兒雖然害怕,但他始終記著自己許過的諾言,不讓自己受傷…
  所以他努力睜大著雙眼,舉起刀子用力揮下,砍上狗兒的弱點部位。
  
  溫熱的血再度噴灑上身體。小魚兒呆了一秒,尖銳的利爪毫不留情的劃傷他的背部。
  
  可惡…竟然害我受傷……
  
  壓抑著痛楚,小於兒忍痛再次揮刀,邊動手邊閃躲。
  
  此刻,在他心中留著的只剩下和「他」的承諾,其他的他早已忘記。
  
  一.二.三.四.五.六…
  
  邊數邊揮刀。雖然還是有受傷,但小魚兒卻再也沒被自己的凶殘和冷酷嚇著,進而發呆。他只是一下接著一下,努力的要把眼前的敵人打倒…
  哪怕敵人跟他一點仇都沒有…
  
  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
  
  顫抖的手握緊著刀柄。鮮血的黏膩感卻讓刀柄更滑手,讓習慣握刀的手有些微的不適應。
  
  雖然我受傷了…但是,這次我沒有再昏倒了喔!我…我有努力了……
  
  紅了眼框,他默默的對著自己心底說話。
  不為了傷痛,而是為了自己許下的約定,沒達成…
  
  門輕輕被推開,門外的杜殺依舊冷眼看著他。
  小魚兒回視,冷靜的開口:「我又殺了牠…十七刀。」
  
  杜殺觀察著小魚兒,不動聲色的盯了好一會兒。
  「你還怕不怕?」
  冷漠的出聲,為了確定小魚兒的想法。
  
  「狗兒死了…我,當然不怕…」目光轉回地上支離破碎的狗屍,小魚兒又想起方才狗兒的凶殘面色。「但剛剛…」
  「你方才怕又有何用?」杜殺打斷小魚兒的話。「你害怕,我還是要你殺牠;你害怕,牠還是要吃你…這道理,你明不明白?」
  
  緩緩的道出屬於他們的名言,也只屬於他們的原則。
  這是杜殺要交給他的,也是最重要的名言。
  要他一輩子記得的,最重要的東西…
  
  小魚兒突然發現,這似乎是杜殺另一種表達關心的方式。
  每每杜殺在教他武功時,都會露出這種表情。
  當他受傷時,杜殺也會不自覺的露出這種表情…
  
  「明白了。」小魚兒慢慢點頭,掩去他想落淚的衝動和神情。
  「…你可知道你為何會受傷?」見他點頭,杜殺接著問。
  「…因為我害怕,所以不敢先動手。」也不想動手…
  逃避著杜殺的目光,小魚兒沒抬頭。
  「既然如此,下次還怕不怕?」
  
  不怕的話…他,是不是就不會受傷了?他不要再受傷了…再受傷,「他」會擔心…他不要…他不要「他」擔心…
  
  心念一轉,小魚兒用力抬頭,看著眼前的杜殺,用力的答到:「不怕了!」
  
  瞧著瞬間轉變成眼神鋒利小魚兒,杜殺再次揚起微笑。
  這回,笑裡寫著的,是滿意。滿滿的滿意,不再是嘲笑。
  
  很好!就是要有這樣的表情。
  他當然曉得這孩子只有四歲,他當然知道。日子是他在記的,他會不清楚?
  但這孩子若打小沒培養這種個性,那將來在面對敵人,死的就會是這孩子,而不是別人…
  對敵人寬容,就是對自己的殘酷。這句話,他一直沒忘過。
  他要把這句話交給這孩子,因為這孩子可能會是他唯一的傳人了…
  
  笑著看了小魚兒的眼最後一次,杜殺轉身離開。
  
  才四歲就有這樣的表情哪…
  
  杜殺的好心情,維持了整整一個禮拜。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