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勿入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五.懸思
  
  微睜眼,映入花無缺眼簾的,是寫滿焦急的憐星的面孔。
  「小姑姑…」從口中吐出的聲音啞到讓花無缺自己都嚇到,他難受的微皺眉。
  「無缺?你醒了?」憐星綻開笑顏,玉手輕輕撫過他的臉。
  憐星放鬆的臉上,有著說不出疲累。
  「嗯…」花無缺歛下睫,滿心的內疚。
  他曉得,因為自己的關係,所以小姑姑應該他守著他守了許久了…所以才會一臉的疲憊……
  「讓小姑姑擔心了…」他說著,一邊要起身。想證明自己已經沒事了,卻發現自己全身不對勁。
  怎麼會…動不了?
  花無缺不著痕跡的皺了一下眉。
  除了胸口的悶痛之外,他四肢都像是被打散了似的…而且…似乎還有抓傷!?
   「先別急著起身,你那一掌可接的不輕哪!」他的一舉一動全收入憐星眼底,就連那一絲絲的皺眉也沒能放過。再加上花無缺是她一手帶大的,她自然曉得他想做什麼。
  「……」花無缺沉默不語。
  
  會不會是因為「他」受了傷,所以他也感受得到?
  「他」也是自己…不是麼?
  所以看不見的抓傷會疼…那就是他受的傷吧…?
  他記得「他」跟他說過,他受了重傷…那應該錯不了的。
  那自己的傷,會不會也造成了「他」的傷害!?
  大姑姑的內力極強,出的那一掌威力也極大。若「他」有感覺的話…那他…
  糟糕,這樣下去不行!
  他多傷個幾回,「他」的皮肉之痛又多幾回…
  他想到「他」因痛而皺眉的樣子,他沒由來的胸口一陣悶…
  不是受傷的悶,但是又說不出來是哪種悶…
  只要想到「他」可能因為自己的關係而疼,他就受不了。
  他不要。
  所以,下回,他要讓自己不要受傷了。雖然這是很困難的任務,但是他做得到。不單單只是因為跟「他」之間的約定,更是因為「他」也疼。
  「他」疼,他不要。
  這一刻,花無缺下定決心,要讓自己變得更強。強到沒有人可以傷害到自己的地步。
  因為,唯有這樣,才能保護「他」不受到傷害。
  
  「無缺?」看著他若有所思,憐星偏頭喚他。「你怎麼了?」
  「…沒什麼。」花無缺微笑。「小姑姑,我躺多久了?」
  「半天。」憐星掐指細數。「別擔心,姊姊不會來的。他知道你內傷嚴重,短期內不會要你去見她。」
  花無缺微微點頭。
  憐星輕輕鬆口氣,正想扶花無缺躺正休息,卻見他掙扎著想起身。
  「無缺!?」憐星驚恐。「你傷的重,還不可以起來啊!要什麼跟小姑姑說,身體要緊啊!」
  「那,小姑姑,我想讀書。」花無缺停止動作,直直的望著憐星。
  「讀書?」憐星秀眉微皺。「怎麼講到這個來了?現在───」
  「我想讀書,因為我想變強。」花無缺打斷憐星的話,堅定的道。「想變強,現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多讀書,多充實自己的內涵。所以,我想讀書。」
  
  雖然現在還不太能動,完全不能練功。但他還有眼睛,他還可以看書!書上充斥著的知識並不會少於生活中的,而小姑姑也在他三歲時就已經教他讀書識字。所以讀書,對他而言並非什麼難事。
  只要他想,沒有辦不到的事情。
  
  「…想變強固然好,但你現在…」憐星面有難色。
  
  她不希望他太累,更何況他現在還病著。
  好學固然可取,但無缺現在這樣,大概連大姊聽到這要求都不免皺眉吧。
  
  「不,小姑姑,我想看書,現在就想。」花無缺很堅持。「我想變強。這樣我就可以保護小姑姑,不讓小姑姑受傷;保護大姑姑,不讓大姑姑被欺負而露出受傷的表情;保護整個移花宮,讓宮內所有人都不會因危險而憂慮不安…」更重要的是,他要保護好自己,保護好「他」…
  保護的了自己,那他心底的「他」就不會因為自己的關係受更大的傷了…
  
  憐星看著他堅定的眼神,心疼,卻也感到欣慰。
  
  這麼小的孩子,卻已經顧到他跟姊姊的安危了…這麼貼心的孩子,姊姊怎麼忍心打他?怎麼動的下手?
  而將來…不久的將來…他就要和另一個孩子自相殘殺了…
  
  想到這,憐星不自覺得輕輕吸氣,努力忍住自己已經到眼眶邊的水珠,不讓它輕易落下。
  轉頭,她笑著對花無缺道:「好,你乖。小姑姑現在就去幫你拿書來。你在這兒好好等著,別下床。知道麼?」
  輕點頭,花無缺乖巧的看著憐星離開自己視線內後,即閉目養神。但內心卻暗自困惑著。
  困惑著憐星的舉動,還有她的遲疑停頓。
  
  小姑姑,從來不曾在和他說話時走神的…
  算了。
  
  花無缺專心運氣,拋開那些他不解的事情。
  
  一定不會有事的。
  
  闔上眼,睡意再次纏上身。沒多想別的,思緒再次繞回「他」身上。
  
  你現在,在做什麼呢…?
  想變強、想保護你…我想再見到你…
  我,還可以再見到你嗎…?
  
  意識消失前,花無缺無聲的問自己。
  
  我,想再見到你。
  
  
  
  
  
  
  門外,憐星靠著門,揮手撤去眾宮女。
  待人走光後,她才輕輕摀住口。她讓默許自己默默的落下在房內不能落下的淚。
  
  另一個孩子啊…
  雖然當時她盡全力保住他,讓他免於一死,但這計策終究還是只能讓她留一個孩子在她身邊,另一個,只能讓命運去決定了啊…
  她好想,好想見見那孩子。
  不知道那孩子如何了?過得還好麼?衣食都無缺嗎?
  從惡人谷傳出來的消息是那麼的少,而她又不能親自進去看看…
  孩子啊…
  
  輕跪下,她無力的靠在門板上仰望上天。
  
  事情,總是不能全如人願的。她只能祈求、再祈求了…
  
  
  
  另一頭,聽見花無缺醒了的消息,要準備到房內叫人的邀月,聽完花無缺的話後,愣在牆邊,連憐星已經在門外了都不曉得。
  
  他說…他要讀書…他說他讀書…是要保護我…!?
  
  張口欲笑,但笑聲卻梗在喉嚨,出不了。沒查覺的,淚已經爬滿面。
  
  月奴…月奴…多像妳,多像妳呵?這孩子…
  
  欣慰,但欣慰中卻含了更多說不出口的苦澀、心酸。
  他和妳是多麼的像,叫我怎麼下得了手!?
  
  她笑著,仰視著天空。但回答她的,終究只是無解。
  
  不同的兩側房牆外,兩個不同的心思懸著落淚。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