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勿入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六.再相逢
  
  
  起床後,花無缺有點失落。
  夢裡並沒有他。
  但看到桌上擺著的書後,他刻意將心底的異樣掃落,努力用功。
  縱使還不能下床,但他卻抱著一本又一本的書反覆閱讀著。
  他要讓自己有能力保護「他」,哪怕只能在少數的夢裡相會。
  
  
  
  半個多月後,他的身體狀況終於允許他可以漸漸起身。
  可是好不容易稍微恢復的他,卻仍舊照著以往的魔是練功,絲毫沒有懈怠。多出來的空閒時間,也不讓自己如往常般的發呆亂想,而是用來打坐冥想,使自己的能力更上一層樓。
  他甚至忙到連和宮女閒聊的時間也沒有,就連他的貼身婢女,荷露,也很少看到他是閒著的。
  這天,他坐在床上回想著今天讀過的古籍。想著想著,意識逐漸消沉,耳邊聽到的聲音越來越模糊。待花無缺在次回過神,他又在那片草地上了。
  欣喜躍上臉龐。
  他等這等好久了!
  想見「他」、想和「他」分享他讀書的心得、他過的一切一切…全部的全部,他都迫不及待。
  四處找尋,花無缺再次憑著感覺找到小魚兒。
  靜靜的躺在草地上,小魚兒皺著眉,睡的不甚安穩。
  
  累壞了吧…
  「他」在那個世界過得不好麼?連到夢裡都累得睡著…
  
  花無缺心疼的看著小魚兒,悄悄的坐在他身邊,不驚動他。
  
  讓「他」好好睡一下吧…只要能看著「他」,就很幸福了。
  
  花無缺默默的想著,盯著小魚兒的眼神不自覺的柔了。
  
  剎那,小魚兒卻彷彿有心電感應一般,同時睜開眼望著他。
  看見花無缺坐在身邊,他開心的笑了。
  「你來了!今天怎麼這麼晚?」迅速坐直身體,小魚兒拉著花無缺的手輕輕的問。
  「今天看兵法看得晚了些…」花無缺心疼的握著小魚兒的手。「等很久了麼?」
  
  怪不得今天冥想時特別想睡...花無缺暗自自責。早知道,他便早些睡,讓他在這兒乾等…
  
  小魚兒卻搖搖頭,仍舊笑得燦爛:「梅等多久。我看你還沒來的樣子,就躺著等了。閉著眼睛默數,數著、數著,你就出現囉!」
  「對不起...我下回會注意時間的…」深深的愧疚,花無缺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沒關係、沒關係的。」小魚兒笑的溫和。
  「…真的?」花無缺再次確認。
  「嗯。」肯定的點頭。
  「但是...有件事要跟你道歉...你要原諒我喔!」小魚兒眼兒睜的銅鈴大,默默的望著花無缺,但口中的話卻越說越慢:「我…我不是故意的…」
  語到結尾,小魚兒的眼底充滿著默落。
  「怎麼了?」看到小魚兒變成這樣,花無缺有些擔心:「你慢慢說,別急,我不會怪你的。」
  小魚兒怯怯的望著花無缺,花無缺則回以鼓勵的溫笑。良久後,小魚兒才緩緩的開口。
  「我...我沒有守約定...」他低下頭,不敢望著眼前的花無缺。「…又讓自己受傷了……」
  「你哪裡受傷了?怎麼傷的?」花無缺焦急的問,眼中的心疼更加擋不住。
  「你…你生氣了…?」小魚兒一聽,更不敢抬頭。
  
  他果然生氣了…早知道就別說了,他不要「他」生氣的…
  
  花無缺輕輕抬起小魚兒的頭,讓他看著自己。「我沒有生氣。真的。我只是擔心你…」
  看著花無缺眼底的憂心與心疼,小魚兒才真的確定花無缺沒有生氣。
  輕輕的點頭,小小聲的道出:「上次我不是說杜伯伯要我去殺狗麼?那天我醒過來之後,才發現我是真的有受傷的。但那時候可能是在夢中,所以才沒有感覺。後來,我在床上待了快半個月,才能下床走動。但才剛能走,杜伯伯又拉我去殺狗…」
  「又要你去殺狗?」花無缺有些不敢置信。
  「嗯,而且這次的更大隻。」小魚兒默默的繼續道:「然、然後我在殺狗的時候,又不小心受傷了…」
  花無缺更加心疼,眉頭深鎖的看著眼前的人兒,看他身體有無大礙。
  但小魚兒卻誤以為花無缺生氣了,趕忙大聲道:「可、可是我這次有努力躲開牠的攻擊喔!雖然牠很隻又很兇,可是我有努力保護自己,而且還砍了牠十七刀喔!我…」
  「我知道。」打斷他叨叨的話語,心疼的,緩緩的,花無缺撫上小魚兒臉上那道疤痕,用最原始的方是安撫著他。
  
  他很後悔,也很懊惱自己沒辦法救到他。
  他甚至可以想像那狗兒的凶狠,嚇人的在「他」面前低吼著,而「他」拖著滿身的傷,驚恐的站在大狗前無法動彈…
  「唔,你不要自責啦。」他輕輕的撫著小魚兒。「這根本就不是你的錯啊。會受傷,是因為那隻狗太凶了。而且去殺狗也不是你的意願啊,是杜伯伯,不是麼?所以不是你的錯,你不需要自責的。」
  小魚兒望著花無缺,聽得一愣一愣的。
  「我跟你說,最近我看到很多書,上面有寫很多方法,可以對付很多的人,我等一下教你!」花無缺溫柔的微笑,讓小魚兒滿是憂愁的面容上,終於露出了一絲微笑。
  「話又說回來,至少這次受的傷沒有上次的那麼嚴重了,不是麼?而且,比上次還恐怖的狗兒,你卻只用十七刀就把牠砍死了,這不就代表著你比上回更強、更厲害了?有這麼大的進步,我又怎麼會生氣呢?」花無缺細細的分析,一點一點的,將小魚兒內心的結打開。
  「所以…?」小魚兒小小的看著,等著花無缺的下文。
  「所以,你很棒喔~」絲毫不吝嗇的給予讚美,花無缺摸摸小魚兒的頭。「你把整個過程都跟我說說看吧!我們一起來看看你下回可以怎麼做,可以讓你更不會受傷。」
  「嗯!」小魚兒用力點頭,微笑越來越大,越來越燦爛。
  他,真的沒有生氣。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