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勿入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八.彼方

 

醒來,花無缺發現自己似乎發燒了。
頭很沉,但他沒忘記今天是邀月要驗收他所讀之書的日子。
勉強的撐起身子,但還沒等到他完全起身,就被在一旁隨時待命的荷露發現了。
「無缺公子,您還不能起來的!」荷露急忙上前制只花無缺的動作,一邊朝外頭大喊著:「二宮主!無缺公子醒了!」
「醒了嗎?」憐星領了兩名宮女進房來,示意她們把手中的藥盆放下。
「小姑姑?」花無缺困惑的看著憐星。「怎麼拿了那麼多藥?」
「你已經昏睡兩天了,而且還高燒不退。好不容易醒了,怎麼會問小姑姑為何拿藥來?」憐星微微嘆氣,「你大姑姑看你一直沒有醒來,要下人去拿來給你的。」

大姑姑!?

花無缺微愣。

這是大姑姑第一次…

「什麼都先別說了,先吃藥吧!」憐星打斷花無缺的思考,在看著他吃完藥後,哄他入睡。

雖闔著眼裝著入睡,但花無缺卻一點也睡不著。一心擔憂著另一頭的小魚兒是不是也發燒了。輾轉反側了好幾回,好不容易終於入睡。

隔天一大早,邀月推門入室,冷冷的望著才方睡醒,還躺在床上的花無缺。「不要裝死!燒退了就給我起床!」
在一旁守著的憐星上前道:「姊姊,無缺身子還虛…」
「不。」花無缺一咬牙,飛身下床。「大姑姑說的對。小姑姑,我可以練功!」

他不能因為一時的不舒服就不練功。這樣子怎麼會進步?不進步要怎麼保護魚?

邀月看著已經站在身邊的花無缺。雖然她非常清楚花無缺的身子尚需,不是何練功,但他這個舉動,卻讓邀月滿意的笑了。
「很好,隨我來。」

那雙堅毅的眼神!就是這個眼神,必定會讓花無缺成為江湖上的奇人!
月奴…妳的兒子有一雙不輸給妳的漂亮眼神哪!

邀月笑了。笑裡多了一絲絲的自豪。
她的好心情,難得的維持了整整一天。

 

小魚兒照著花無缺教他的方法,加上杜殺教的武功當底子,漸漸的,他已經不會被傷到了。後來,小魚兒的功課又從殺更大、更大的狗到殺狼,從殺狼到殺小老虎。他漸漸的學到越來越多東西,從各種不同的管道,武功也漸漸變得越來越好。
惟一的失手,就是他第一次殺狼的時候。
那時,他從夢裡醒來,迎接自己的仍然是意料之內的滿身疼痛。剛好哈哈兒路過來看望他。
見到哈哈兒,他知道自己要笑,這是規矩。但是他想笑,卻怎麼也無法彎起嘴角。
哈哈兒在此,告訴他笑容的用意───使敵人不防著自己,讓自己有更多的機會下手。
「無論是狼是狗,還是人,都不會傷害一個對他全無惡意的人的,你只要笑,不停的笑,直到你已經將刀插進他身子,還是在笑,讓他到死前還不曾提防你,那你就不會受傷了。」
「但…但這是不是不夠英雄?」花無缺的觀念深深影響著小魚兒。
「傻孩子。」哈哈兒大笑,「牠既然要殺你,你就該先殺牠,你既然一定要殺牠,用什麼手段,豈非都是一樣麼?」
小魚兒望著大笑的哈哈兒,頓時了解到,在惡人面前,他所學到的,也將只會是這些。但就算卑鄙無恥到極點,在他們面前,他也必須將這些東西學好,並且發揮到極致,這才是保命、助自己脫離這裡的要訣。
「不錯,我懂了。」展顏,小魚兒勉強自己用力笑給哈哈兒看。
「好孩子!哈哈!這才是好孩子!」哈哈兒笑著拍拍小魚兒,卻沒發現鏈下睫的孩兒眼底的冷意。

在夢裡,小魚兒會和花無缺互相玩鬧、練功,說著彼此心中不愉快的事,然後互相替對方想解決的辦法。不過,大部分都是小魚兒抱怨,而花無缺負責出餿主意。畢竟惡人谷的教導方式和移花宮是不同的,兩人境遇自然不同。處處被保護的花無缺,自然沒有被放生在野地自生自滅的小魚兒那麼多麻煩。不過,動腦子想主意這點,花無缺轉的可是比小魚兒多更多。而花無缺那,多半是被打到內傷了,然後由小魚兒那兒提供偏方,不管是不是從萬春流那兒讀來的偏方,亦或是偷聽利誘打劫來的,只要是能幫助花無缺早點治好的藥方,他都會盡力幫他取得。

這天,小魚兒從夢裡醒來,一大早便出門找屠嬌嬌。
屠嬌嬌也剛好才起床,小魚兒胡亂道安,說些話。突然笑嘻嘻的問:「屠姑姑,別人都說妳是個非常非常聰明的人,你究竟是不是?」
「這是誰說的?但那人可真說對了。」屠嬌嬌呵呵的笑著,被小魚兒一捧,心情明顯察覺得出很好。
「那…你是不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小魚兒的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你這小鬼...」屠嬌嬌緊盯著小魚兒轉著的眼兒,嬌媚的笑著:「在轉時麼鬼心思?」
小魚兒微微的笑著,想到昨天晚上缺對自己提議時,自己也曾經道過相同的話。


「唉唷…討厭!」小魚兒翻身,不滿的努嘴。
「魚?怎麼了?」花無缺疑惑。

剛才聽了他從荷露那兒要來的笑話,不才笑得開心?

「沒有啦...」小魚兒翻回來面向花無缺。「就是啊,我最近又換去和李伯伯住了…」
「李伯伯?」花無缺皺眉。

他記得之前魚好像曾經跟他提過類似的事情…

「對啊...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嘛,就是那個很喜歡在我身上聞來聞去的那個李伯伯啊!」小魚兒努著的嘴瞬間塌下變扁嘴。「最近又要搬去跟他住了...討厭!我不喜歡他一直聞一直聞的,到底有什麼好聞的?缺~幫幫我啦~我快受不了了!!!」

其實不用小魚兒要求,在他提到「李伯伯」會對他變相的「毛手毛腳」那刻起,花無缺就想拿刀去斬了那位「李伯伯」了。

沉思了一會兒,花無缺道:「你的叔叔伯伯裡,有沒有人會常常被李伯伯氣得牙癢癢,卻拿李伯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人?」

氣得牙癢癢,卻又一點辦法都沒有的人…?

小魚兒偏頭思索了一下,突然一擊掌。「啊!有!」
「誰?」
「屠姑姑!」
「屠姑姑…」花無缺的眼兒滴溜溜的轉著。

他記得魚跟他說過,屠姑姑最擅長的就是易容術…如果是易容術的話,也許會有…

小魚兒看著花無缺轉個不停的眼睛,笑了。
忍不住,他學著屠嬌嬌每回唸他的聲音叫罵著:「你這小鬼,在轉什麼鬼心思?」

花無缺愣了好大一下。在會意過來這是小魚兒的模仿之後,也跟著笑出聲。
「沒什麼鬼心思,只是在幫條魚出些鬼主意!」花無缺輕拍小魚兒的額,「哪,問你,你屠姑姑那,應該有很多奇怪的易容藥吧?」
「有啊!胭脂、水粉、假髮、香料…還有…」小魚兒細數,好一會兒後才猛然回過神。「等等,缺問這個要幹嘛?」
「嘿嘿…」花無缺露出只有小魚兒才看過的奸笑。

通常花無缺這麼笑著的時候,就代表有人會倒大楣了…

小魚兒乖乖的打了個冷顫。

「那,你屠姑姑一定有臭藥。」花無缺沒理會小魚兒的冷顫,繼續道:「你去找你屠姑姑拿臭藥,放在身上。屠姑姑若問起,你便說要幫她報仇,這樣她就不會多說什麼了。而李伯伯那邊,你自然就可讓他不靠近你啦!」
「耶?」小魚兒眼睛一亮。「缺!你好聰明喔!!」
大力的撲上花無缺,小魚兒抱著他大笑。「我就知道找你就對了!!我最喜歡你了!」
摸摸小魚兒的頭,花無缺也笑的滿足。

能讓「毛手毛腳」大叔吃到苦頭不再碰小魚兒,他花再多心思都會解決這問題的。

冷冷一笑,他轉回神繼續對小魚兒交代。「但是,你要記得,你屠姑姑生性多疑。去找她時絕對不可以明講目的,要先捧捧她,降低她的戒心,再慢慢說出你的目的。還有,切記一點,千萬不可以捧她捧過頭,這樣反而會讓她更加提防你。」

不放心的再多提醒。他怕魚沒報到仇,反而讓屠嬌嬌生氣,動手傷了他。
不是怕自己疼,而是怕魚吃苦。

壓著花無缺,笑得開心的小魚兒突然又變了臉:「缺…我問你…」
「嗯?」
「你沒照我給妳的藥方去治手,對不對!」小魚兒漂亮的眼兒瞇起,惡狠狠的質問。
「啊…我,我有啦…」花無缺有點失措。

那天被大姑姑罰倒立十個時辰,做完以後馬上又被抓去練功。連續重複了好幾個時辰,累得他一回房,倒頭就睡,哪有空去管傷?等他這回醒了再去抓藥吧!

「你有才怪!!」小魚兒又鼓起頰,「手臂的傷不但沒好,反而越來越嚴重...害我以為我看錯藥書...你不用瞞我,因為你瞞不住的!你的身體也是我的啊…你都不好好愛惜身體,我怎麼放心你?」
「對不起...」愧疚的低頭,「不要生氣啦。我這幾天被大姑姑抓著不停的練功,好不容易可以停下來,就來這兒找你了…我下次會注意的…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缺...你好好照顧自己好不好?我不要你受傷…我不要……」小魚兒抱緊花無缺。童稚的聲音染滿了哭音。
「嗯…」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