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勿入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十.變故

 


「缺!」小魚兒一看到花無缺走過來,高興的大叫著。
但走過來的花無缺並無往日一般的開朗笑容,反而滿面愁容。
「缺!」小魚兒見狀,快步上前。「你怎麼了?」
「魚……」花無缺望著小魚兒,眼抵充斥著未曾見過的不安。「魚…我覺得我好像…不被需要…大家好像都希望我消失……」
「怎麼會!」小魚兒一臉不以為然。「缺那麼好,誰會希望你消失?我跟你說,我的缺呢,不但頭腦好,個性也好,而且還常常替我想很多。這樣的缺,又會有誰討厭?」小魚兒驕傲的說。
「嗯...」聽著小魚兒這麼說,花無缺鬆了口氣。但他只要一想到邀月嚴肅的臉,就忍不住快要掉下淚來。「可是…每次大姑姑教我功夫時,都會露出很恐怖的表情…宮女說,其實大姑姑很討厭我的。她最希望的事情,就是我消失…」

 

提供給小魚兒主意後,花無缺滿足的醒來。想到魚不用再被「他的」李伯伯騷擾,他就格外的開心。
但在醒來之後,花無缺仍沒忘記魚在夢中耳提面命的事情…去抓藥。
思考了一下今天的事情。
姑姑只交代他要看書,下午大姑姑才會交他武功。那麼早上的時間他可以自由的運用了!
於是花無缺開心的帶著荷露上藥草堂抓要去了。無巧不成書,憐星的隨身婢女也剛好在那裡。
不知為何,那名宮女每次遇到花無缺就充滿敵意,但每每都沒法發作。而今天早上剛剛好沒什麼人,只有他、荷露和那名宮女。
「喲!無缺公子也上藥草堂哪?」帶著點挑釁的意味,宮女冷冷的笑著。「我還以為,公子真的只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呢!」
「我來抓藥,是因為不想老是麻煩小姑姑。」不把宮女的話放在心上,花無缺溫和的笑著,開始照著魚吩咐的藥材一點一點的取。
「是嗎?」宮女冷笑。「我還以為...是憐星宮主已經厭煩了呢!畢竟,照顧個六歲大、不懂事、不成熟,而且又是邀月宮主最討厭、最巴不得他消失的孩子...特別,還是個男孩兒...憐星宮主也差不多要倦了才是…」掩嘴,宮女冷冷的瞥去一眼。

大姑姑…不喜歡我…?

花無缺拿藥材的手輕輕的抖了一下。
「妳別胡說!」荷露擋在花無缺身前,不讓那宮女可以直接看見花無缺。「誰知道這是不是妳自己胡謅的?邀月宮主的心,豈是妳可以輕易便摸透的?」
「呵呵...」宮女越過荷露,仍然緊盯著花無缺不放。看著他的臉色漸漸泛白,宮女滿意的更冷一笑。「是不是我胡說,只要無缺公子自己觀察便了解了...邀月宮主每次教您武功時,必會皺眉,然後無緣無故便出手將您打傷。說到這兒,您就曉得到底是不是了...呵呵呵...恕奴才不再多言了,畢竟已無缺公子的聰明才智,必定知道奴才所言為何。奴才先行告退。」
宮女眨眨眼,拿著藥包離開藥草堂。
花無缺僵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無缺公子,您別多心了!她們只是忌妒您而已...她們在宮內啊...」荷露在他身邊吱吱喳喳的說了一堆,花無缺去卻連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必會皺眉...無故出手傷您...倦了...不懂事...邀月宮主不喜歡的孩子…還是個男孩兒…憐星宮主也要倦了才是…

宮女的話彷彿回音,一層一層的繚繞在花無缺的心中,久久不散。抖著手,他將抓好的藥慢慢用紙張包好,昏昏沉沉的回到房內。
好不容易敷上草藥,打開書本,但卻意外的連一個字都看不入眼。
心完全亂成一團,花無缺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大姑姑既然不喜歡自己…那為何,又要救自己回來…?
既然真的救回來了,就代表姑姑不是真的討厭他。
但既然如此,又為何會有那宮女說的那種狀況?

反覆思索找不到頭緒。於是下午練功時,花無缺特別注意邀月的表情。
邀月永遠是皺著眉頭,望著他的表情永遠是冰冷的。

大姑姑…您真的不喜歡無缺麼…?

花無缺望著邀月的眼神逐漸悲傷。

大姑姑…無缺會一直很乖,會比以前更乖,所以,不要丟下無缺好不好…?
大姑姑…不要丟下無缺…

 

邀月一直覺得今天的花無缺怪怪的。
憐星今個兒一大早便上山去,沒有看著無缺。於是,沒人可以告訴她無缺怎麼了。
下午練功時,他一反常態的一直看著她。眼中有著莫名的渴求。
那種感覺她說不上來,就是怪。
平時的無缺專心致力於武功,但今天的他卻專注於她的臉…
一直看著,一直都在看著她。讓她有鼓錯覺,彷彿是月奴在望著自己…

眉頭漸漸深鎖。

不行!要保持理智!

邀月大聲的警告自己。

今天憐星不在,如果自己又不小心出手重了,是沒有人可以在第一時間擋住自己的。
突然,邀月在花無缺的眼中看見一絲悲傷。
邀月愣了一下,出招慢了一拍。

那種神情…和月奴在求自己放過江楓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無缺會和月奴有著一模一樣的表情!?
抓住他的手,化去他的攻擊之後,邀月強迫自己停下動作。

除了擔心之外,她更怕的是自己情緒失控…因為想起那些不應該再被想起的…

搖搖頭,邀月把那些都拋到腦後。
「不錯,有進步。」邀月頓了頓。「但是精神不夠集中!下次再讓我看到,就不只是抓住你的手,而是直接斷了它,明白了嗎?」
「…無缺明白。」低下頭,花無缺悶悶的答道。
望著眼前的花無缺,她明顯的看見了他的低落。
「……」下意識的,邀月想避開他這種眼神。一甩頭,邀月讓自己背對著他。「你先回去休息,明天下午再來。」

她不想看到他這個樣子。
她的月奴永遠有自信、永遠都是那麼開朗,而她教出來的、月奴親生的無缺亦是。沒有例外。
她不要他這個樣子…

「…是的。」花無缺看著邀月的背影,苦笑了一下。

果然如他所想…麼?

「無缺,先行告退…大姑姑,您也早歇。」

一震,邀月迅速回首,但卻只看見花無缺離去的背影。

是她的錯覺麼?她聽見無缺的聲音微帶哭音…
發生什麼事了?一定發生什麼事了!
怎麼辦?憐星還沒回來…
皺著眉,邀月回到位子上坐下,但腦子依舊煩躁的打轉著。
「…來人!」心煩的大吼,她有些牽怒的瞪著前來領命的宮女。
「荷露呢?去把她給我找來!」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