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勿入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十一.商討
  
  
  
  
  「……」拍拍花無缺的背,小魚兒輕笑。「拜託!那是故意講的啦…誰都知道那宮女騙人。」
  「…?」花無缺抬眼,但眼底仍舊是滿滿的失落。「怎麼說…?」
  「缺…」小魚兒心疼的撫上花無缺的臉龐。
  
  他從來沒看過他的缺那麼脆弱過。
  從來沒有。
  這也是他第一次覺得心那麼疼過…
  這種小伎倆,在惡人谷連三歲小孩都會。但缺偏偏就是被這種小把戲整得難過。
  一想到這裡,他就不能接受。
  他希望,他的缺永遠只為他一個人心疼而已…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讓他不在那麼傷心。
  
  他嘆口氣繼續道:「你回想看看,你大姑姑一定有在你重病的時候要人抓藥給你過。而且她要你練功,都是在你傷快要好的時候才開始的,不是嗎?杜伯伯也是這個樣子的。」
  
  對…好像是…
  
  花無缺靜靜思索著。
  
  上次發高燒的時候,小姑姑有特別提過…那天,大姑姑也要他不要練功了…
  
  「唉呀,大人都這樣子的啦!」小魚兒拍拍花無缺,給他一個大大的微笑。「嘴巴都說著狠毒的話,說什麼打你罵你啦,其實還不是為你想。」
  「那,大姑姑為何要打傷我?而且每次練功都會皺眉?」花無缺索性把自己有疑點的,那宮女說過的,都問出口。
  「你姑姑打傷妳是為了要告訴你,這武功你練得還不夠。至於皺眉嘛…」小魚兒思考半晌,努努嘴道:「皺眉可能是因為她心情不好,或者你哪裡動作不對啦之類的。」
  花無缺愣了一下。
  「放心吧!等你醒了之後你就曉得了!」小魚兒笑了笑,接著下定論:「放心吧!那宮女的下場呢,應該不會好到哪裡去。」
  
  依他的經驗,不死也半殘。
  
  「為什麼?」
  「因為你大姑姑會很擔心你,所以著手去調查這件事。今天你大姑姑應該沒傷你了,對吧?」
  「嗯。」
  「那就對啦~」小魚兒坐下來,也拉著花無缺一塊兒坐下。「你放心。你姑姑們很喜歡你的啦!」
  「真的嗎?」目光閃閃,花無缺眼底似乎還有淚。
  「當然是真的。」小魚兒肯定的一笑。「誰會費心照顧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小孩?早就丟出去了好不好!」
  花無缺鬆口氣,這才露出久違的笑容。
  小魚兒看著,也跟著真的笑開了。
  
  可惡啊可惡。那宮女就不要給我遇到!竟然讓我的缺那麼難過...就算缺的大小姑姑不好好整治你,我也會替缺把妳給宰了!!哼!
  
  「對了...方才我來的時候,你很開心的樣子。發生什麼好事了?」花無缺把自己的事情丟下,想到剛來時小魚兒開心的樣子,忍不住好奇的問了。
  「喔~那個…」小魚兒燦爛一笑。「我是想跟你說,我們的計謀成功了!」
  「成功了?」花無缺眼睛一閃,「真的成功了?那李伯伯不就不敢在你身上亂嗅了?」
  「哈哈!何止哩!」一想到那個畫面,小魚兒簡直笑到直不起腰來。「李伯伯啊,他足足吐了半個時辰,一直到我睡著為止,我都還沒看見他吃任何東西呢!」
  「哈哈哈...」不用想像,花無缺光是用聽的,就已經笑得人仰馬翻了。「你…你屠姑姑還真給啊?」
  「給了,但她卻看穿我們的妙計了!」想到那刻,小魚兒瞬間止住笑,忍不住抖了一下。
  知道小魚兒害怕,花無缺輕輕撫著他,用眼神陪小魚兒把整件事都說完。
  他慢慢說,他靜靜聽。一直道說完來龍去脈,小魚兒也全身是汗了。
  擁他入懷,花無缺靜靜沉思半刻,道:「我想,李伯伯那邊沒這麼容易就善罷干休。」
  「我想也是。」小魚兒贊成的點點頭。
  
  李伯伯要是不再去把屠姑姑整回來,這才奇怪呢!
  
  「只是…不知道李伯伯會怎麼做啊?」偏頭,小魚兒望向身後的花無缺。
  「魚…」把下巴靠在小魚兒肩上,花無缺邊思索邊道:「我想...這次,李伯伯應該會利用你,利用你去整屠姑姑。到時候呢,你只消照做便是,其他不用管。只是做的時候要小心。」
  
  因為他並沒辦法料到李伯伯會要魚去做什麼。這也是最危險的地方。
  
  「嗯!」小魚兒乖巧的點頭。「我會小心的!你不用擔心。」
  笑著,兩個人放心的望著天空。
  微風輕輕撫過他們的頰,花無缺的髮絲被吹起,頑皮的落在小魚兒頭上,輕輕的拍動。
  小魚兒仰頭看著花無缺的臉,看著看著,竟然看得有些呆了。
  「魚?」久久沒聽到小魚兒的聲音,花無缺好奇的低頭一瞧,竟發現小魚兒望著自己望到出神了。「你怎麼了?還是我臉上有東西?」
  搖搖頭,小魚兒的動作還有些呆愣。「沒…沒有東西…」
  「那怎麼一直盯著我看?」花無缺笑笑,仍舊任他看,沒有閃躲。
  「缺…」小魚兒輕輕的、呆呆的說著。「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長得很好看?特別是你的側臉…」
  說著,小魚兒不能自己的抬手,慢慢的撫上他的臉。
  順著額到臉頰,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一點一滴,小魚兒沒漏掉任何一處。
  他用手代替眼睛,牢牢的記住眼前這個人。
  記住這個他只能在夢裡見到的人…
  
  花無缺乖乖的任小魚兒摸,直到小魚兒依依不捨的放下手後,他才抬手把小魚兒同樣頑皮的髮絲理順。
  「沒有。」依樣畫葫蘆的撫著小魚兒,但這次,花無缺的手停在小魚兒的唇上流連不去。「沒有人說過。但我知道,坐在我眼前的這條魚,是我看過最美、最美的人兒…」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