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勿入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十三.謠言
  
  
  
  
  
  
  
  
  「哎,可惜...」看著自己伸直的手,花無缺滿臉的惋惜。「就這樣給他逃了…」
  那人溫熱的體溫,似乎還殘留在指間徘徊不去。柔柔的、軟軟的...花無缺將指尖覆上唇瓣,細細品味。良久之後,方才依依不捨的下床。
  過沒多久,房門輕啟。花無缺回首,赫然發現不是平時出現的荷露,而是憐星。「無缺,起來了?」帶著一慣輕柔的微笑,憐星領著一批宮女進房。
  「小姑姑,您回來了。」花無缺笑道。「您這次回來的特早,想必可是順利尋到您要的藥方了。」
  「自然是找到了,才下山的。」憐星溫柔的望著花無缺。「昨天還好吧?聽你大姑姑說,昨日練功時有些不舒服,她特別要我來看你有無大礙的。」
  「啊,沒什麼事的。」花無缺想著魚跟他說的話,開心的笑了。
  
  果然,大姑姑真的是關心我的…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大概是因為前天睡著的時候壓到胳臂,身體有些僵硬而已。」隨口掰個謊話,他只希望姑姑們不要因為這樣而擔心他。
  「那就好。」憐星自然曉得他的思緒,但也不戳破。反正該做的已經做完了。她領他到桌邊坐下,示意宮女端盤上桌。
  「吃完早飯後把這些藥吃了。小姑姑怕你身體太虛弱,昨天多採了些補藥。想不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了。」憐星親自為花無缺先開一盤盤的菜餚。「功夫要練,身子也要顧好才行。」
  「嗯。」花無缺感動的點頭。一抬首,赫然發現連星的貼身女婢換人了。
  「小姑姑…」花無缺面有難色,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詢問。「那個…」
  直視著宮女,花無缺一臉困惑。
  順著花無缺的視線過去,憐星馬上就曉得花無缺想問的是什麼。輕笑,但連星也沒打算讓花無缺曉得。
  「沒什麼,換個人而已。」憐星安撫著花無缺,「移花宮不需要只會多嘴而不會辦正事的人。沒什麼事兒,別擔心。」
  
  而且不只多嘴,連頂撞質疑無缺的人,自然也不用。這種人,死一百次也不夠。
  
  埋藏在輕笑下的,是憐星的冷酷。
  
  移花宮內不需要再有第二個花月奴!
  
  「小姑姑?」看著憐星漸漸淡了的笑容,花無缺疑惑的喚著。
  「沒事。」憐星看向花無缺的同時,又回復溫柔的笑意。「乖乖吃飯,小姑姑有事,要先去找你大姑姑了。吃完飯就先讀書罷!晚點你大姑姑還要查看你的功夫呢!」
  「嗯。」花無缺乖順的點頭。
  直到憐星走到看不見人影,花無缺的視線仍鎖在門邊久久不去。
  他想到了魚的那句話…「那個宮女的下場應該很慘…」
  悄悄的,他陷入沉思中。
  
  
  「荷露!大宮主有請。」
  荷露停下手邊的工作,困惑的望向聲音的來源。赫然發現是邀月的貼身女婢。
  「是的。我馬上來。」
  
  她正在整理無缺公子的房間。這個時候,通常都是無缺公子練功的時間。公子通常要她別跟,於是,她就利用這個時間來整理房間。做為貼身女婢,打掃主子房間的工作自然是由她們來做的。沒有第二句話。
  不過,這個時間,無缺公子應該還沒練完宮哪,邀月宮主怎麼會要自己去找她…?還是…?
  
  剎那,荷露想起了憐星的女婢。
  
  八成是她吧…看無缺公子眼紅,又做了什麼吧!
  全移花宮的人,有誰不知道邀月宮主、憐星宮主對公子的寵愛?甚至還有謠言傳說,公子可能是下任的移花宮宮主。而這些謠言傳到邀月宮主耳中,宮主卻也只是淡笑帶過爾耳。
  又有誰不知道淡笑之於大宮主,就是默認?
  通曉這些事的人,又有誰敢踰矩?除了那些成天搶著爭寵的笨蛋們。
  
  蓮步輕移,不是到富麗堂皇的宮殿,而是到殿後幽靜的廳房後,方才止步。
  「荷露拜見宮主。」低頭請安。
  她用眼角微瞄,果然不見公子身影。而且身邊連個宮女的蹤跡都沒見到。
  房內唯一剩下的,只有背對她面向窗外的邀月。淡白的衣帶飄過,深黑的髮絲掩去她姣好的面容,看不到一絲情緒。
  「嗯。」轉身,仍就是如同往常的平靜,看不到任何波瀾的跡象。但荷露確在隱隱約約中覺得不太對勁。
  「把無缺今日的行程報給我。」微斂的眉下,一雙黑瞳直直看入荷露心中,有如一把利刃,用力畫過她心坎。
  「是。」大氣不敢喘一口,荷露明白那是宮主動怒時的表現之一。「回宮主,宮子今日只在卯時去過藥堂一次,其餘時間皆在房內研讀。午時方過便到您這兒來了。」
  「...是麼......」邀月望著荷露,卻像似沒把她看進眼中。口中細細碎碎的呢喃著,若有所思。
  「宮主…」荷露掙扎、思索後,怯生生的喚著邀月。
  邀月冷眼掃過,不發一語。
  「是這樣的…婢奴今日陪公子上藥堂時,聽到一件事…」
  「閒言閒語?」邀月冷哼。
  「不。是有人當著無缺公子的面,說您不喜歡無缺公子,以及憐星宮主厭倦了照顧公子等等的話…」荷露閉息抖著道。
  
  倘若有一字一句不順邀月宮主的意,那她的下場就只有一個…死路一條…但是這件事攸關公子,她不能不說…再怎樣,她都不能嚥下這一口氣…
  
  「誰?」微斂的眉瞬間抬起。
  「憐星宮主的貼身女婢。」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