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勿入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微月星。屬翻外。

  
  
  
  
    
    
  十四.眼淚
  
  
  
  
  
  「姊姊,我回來了。」憐星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不是一如往常打坐的邀月,而是坐在床邊沉思的她。
  「...妳怎麼了?」趨身向前,但憐星卻只在桌邊停下,沒有再向前。
  「.......」懶懶的回眸,確認來人是憐星後,邀月冷冷開口:「我把妳身邊那丫頭給殺了。」
  「殺了?」憐星不解。
  「太多嘴了。」邀月沉吟半晌,將今天查到的事情一一道出。不只從荷露身上聽到的,更是從其他不同處的宮女口中一一得知消息。
  「…殺了也好。」意外的,憐星並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反而呵呵的笑了。
  「?」不解的人換成邀月。她原以為憐星會很介意的,特別是事情還發生在她不在的時候。
  「也好,也好…」憐星轉身。「移花宮不需要這種人,所以殺了也好。移花宮只需要聽話做事的人就夠了…我可不想再多栽培個花月奴出來。」
  「憐星。」冷冷的喚著,邀月連頭都不曾抬過。
  「呵呵...」憐星掩嘴。「姊姊,我說錯了麼?背叛移花宮的人,是不需要第二個了吧?」
  
  就像當年一樣。能取走妳信任的人,也不需要再多了…
  特別是那種取走之後再深深傷害妳的人,不需要多了…一點都不需要多了…受不了崩潰的會是她,而不是姊姊啊…
  
  「……」邀月不答,沉默不語。
  「...」深吸口氣,憐星背對邀月開口。「我先下去了。姊姊,您也早歇。」
  
  憐星明白邀月的沉默代表什麼。所以她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無聲的退下,留給姊姊一片療傷的空間。
  
  因為太了解,太想靠近,所以無意中讓自己也跟著傷到了…
  
  姊姊總是依戀著月奴,這是她明白的…從小就明白的…
  自己連姊姊的衣角都碰不得,但月奴卻總是能為姊姊梳洗、更衣,甚至梳髮、畫眉等小事…
  月奴啊…
  讓姊姊這麼信任的月奴,為什麼要背叛姊姊,為什麼要讓她這麼難過?為什麼?
  妳就這麼狠心,這麼狠得下心,讓總是望著妳、寵著妳的那人被妳傷到遍體麟傷,卻沒有個可以治療痊癒的地方呢?
  為什麼…
  
  停在邀月的門邊,她不經意的聽見房門傳來的低聲嘆息。
  
  「月奴…」
  
  飽受痛苦折磨後的悲歎。
  夾雜著無數種情感在內的沉重,讓憐星不得不落淚。
  
  為什麼?
  為什麼要著麼影響這個人,影響到連走了,都還是不肯放過她?
  為什麼要有這麼大的影響力,讓她連住進這個人的心裡都不行…?
  為什麼…
  
  蓮步輕移,她仰頭望月。
  
  是啊是啊,殺了也好。
  這宮裡是真的不能再多一個花月奴出來了。
  她,是真的會瘋掉的…
  
  再次悲歎。
  
  為什麼每每她愛的人,卻都不曾愛過自己…?
  為什麼…
  
  淚懸落下。
  晶瑩如剔透的珍珠,灑落月下。
  
  
  
  有人說過,星兒是天空的淚。但在同一片天中,月娘可曾探問過那淚的源頭?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