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網舊文

*長篇連載,不適者勿入

*參照原著第一集之近墨者黑

  

    
    
    
    
    
    
  十六.唯一
  
  

  
  
  
  
  
  
  
  
  
  「魚?」花無缺一睜眼,就迫不及待的輕聲喚著他的另一半。
  「缺?」不遠處的小魚兒回眸,開心的漾起燦爛的笑靨,朝他奔來。「你來了!」
  
  花無缺伸手,一把抱起朝他飛撲過來的小魚兒,順勢將他高高舉起,一邊轉圈圈。
  尖叫、大笑。直到兩個孩子都玩累了,才擁著對方雙雙躺入草地上休息。
  但還是止不住臉上的笑和涔涔的汗水。
  
  「……缺,你先講吧!」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被花無缺摟在懷裡的小魚兒,微仰著頭看他。
  「為什麼...?」彷彿懂得小魚兒的話,花無缺只是問,而沒有回答。一邊伸手微微撥開小魚兒汗濕而批散於額間的髮。
  「因為......缺那裡一定發生不愉快的事情。」憑著直覺,小魚兒判定。
  
  因為平常的缺,通常都不會一來就喚著他。
  雖然都很想念對方,但是缺今天格外的不安…沒有理由。
  那唯一可以推測的就是上回見面時發生的事情了。
  一定,後續問題出來了。所以才會讓缺這麼的焦躁不安。
  
  「...如果我先說了,那缺就會顧慮到我的心情,就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了吧?」眨著大眼,小魚兒細細分析。「可如果缺先說,那我說的事情還可以讓缺跟我一起開心啊!就算有不愉快,最後都會因為這個開心而變得開心的喔!」
  
  聽到這,花無缺忍不住的擁緊小魚兒。
  
  知他者,莫若魚。
  連這一點都替他想得好好的…這就是他的魚哪…
  他真的、真的好喜歡他……
  
  親吻了小魚兒的額一下,卻引來小魚兒滿面羞紅。
  「缺???」
  花無缺搖搖頭,開始講著他要說的事情。「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個宮女麼?」
  「嗯。」小魚兒冷靜下來,點頭。
  
  他怎麼可能不記得?
  那個傷害缺、讓缺傷心難過的人…
  怎麼可能不記得?
  
  「......她被大姑姑給殺了。」輕描淡寫的道。
  沉默。
  小魚兒默默的看著想裝做沒事卻一臉悲傷的花無缺,斂下了睫。
  「...缺,你很自責嗎?」拉拉花無缺的衣襬,小魚兒小小聲的詢問。
  
  花無缺不語,只是盯著小魚兒看。眼底佈滿著憂傷的深藍。
  頓時,小魚兒像是被什麼擊中了胸口,難過得喘不過氣來。
  他的缺……他的缺,在為別人而傷心…
  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別人。
  別的,他所不認識的人───
  一瞬間,腦血管像是爆開來似的,讓他所有的意識完全不受控制,開口便道:「你用不著為了那種人而傷心的!在這世界上,本來就是順我者生、逆我者亡,你姑姑為了管好下人,殺雞儆猴是必要的,而且本來就是那人不對,你又為何要傷悲?」
  「魚?」小魚兒突如其來的激動,嚇到了花無缺。
  「缺......缺,我不要你難過...我不要...」我不要你難過,更不要你因為別人而難過…你是我的…是我的啊……
  「魚…」擁著小魚兒,花無缺似乎懂了一點什麼。
  「她不值得…一點也不值得你傷心難過的啊…」埋首在花無缺胸膛,小魚兒幾乎放聲大哭。
  「好…我知道......」從小魚兒身體傳遞而來的微微顫抖,讓花無缺確信自己的想法。
  
  他感受到魚的害怕…怕自己不在想著他,怕自己再也不要他了…
  
  「乖...你說的對,她一點都不值得…讓我難過傷心憂心的,只有魚一個而已啊…」
  
  只有你,在我心中才佔有一席之位。
  沒有人有辦法住進來。
  只有你。
  我誰都不需要,只有你就夠了……
  因為是你。
  
  緊緊相依的兩顆心再次尋得溫暖,緊緊依靠。
  兩個孩子貪婪的互相汲取對方的氣息和體溫,像是要把那氣息深深刻入腦海中一般。
  
  沒有人,可以取代你。
  在我心中,你是唯一。

 

創作者介紹

天雨雪紅

絳月.雲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